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不死的皇后——凤凰歌

    不死的皇后——凤凰歌

    幽冥气,哀伤地,放逐之原……

    李二大踏步的走在最前面,一双大手不断地撕开浓密的几乎凝结成固体的浓雾,每当李二撕开一片浓雾,应龙就用破烂的肉翅将缝隙弄得更大一些,好方便身后的魔神大军能够继续前进。

    秦琼担忧的看着李二腰腹出那个恐怖的大洞, 几次想要代替李二开路,都被他拒绝了。是自己的轻信导致了这次的失败,所以担任最艰苦的开路任务,李二并不觉得苦,他从来都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人。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二的面前霍然开朗,前面出现了一座黝黑的湖泊,湖泊里没有水,有的只是黝黑的油脂,李二单膝跪倒在岸边,拿手捞取了一把黑色的油脂,一群长着恐怖牙齿的细小怪鱼狠狠地啮咬在李二的手上,即使他的大手离开黑油,也紧紧的咬住不放。

    看着手上的怪鱼,李二摘下来一条,塞进身旁的仙鹤童子的嘴里,原本气息奄奄的仙鹤童子立刻精神一震,跳起来抱住李二那只挂满怪鱼的手掌,一口气吞尽了怪鱼,这才恋恋不舍的看着这个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泊,本能告诉他,这里面有更加恐怖的生灵。

    李纲长须飘飘俯身进言道:“陛下,邙山鬼王单雄信背信弃义抛弃了誓言,在我大军生死决战之时攻伐我们,导致大军在还魂殿大败,如今退守放逐之地,这里毫无生机,天地之气在这里得不到丝毫的补充,陛下当早作打算才是。”

    李二闷哼一声道:“这是朕的错,单雄信阳世被我斩首怨气难消。还以为他会以大局为重,不料此人自私自利到了如此地步,日后被朕擒住,定将他填塞冰海之眼,永受酷毒之苦!”

    秦琼大声说道:“陛下,放逐之地了无生机。我等未曾成为地府游魂,不能永生共存,没有了生机,将士们的伤患就没有痊愈之机,陛下身上的伤患,也需早日着手修补,否则无法带领大军突破黑风峡!”

    房玄龄嘿嘿笑道:“我族之中陛下战力最高,也只有陛下的皇龙气才能保佑我等平安渡过能蚀骨的黑风狱,没有天地生机补充。我们还有十万神魔,十万神魔十万血,定能让陛下恢复如初……”

    “神魔血乃是尔等命脉本源,损伤一次,再难修复……”

    尉迟恭大笑道:“陛下不能竟全功,我等还有什么希望可言。三军听令!十万神魔十万血助陛下功成!”

    “喏!”十万神魔躬身应诺,齐齐的挥刀斩开头颅,一滴金黄色的神魔血飞出破裂的头颅。十万神魔的十万滴神魔血汇集成一个金色的神魔在虚空巡游一周,像是在检阅魔神。而后就咆哮着向李二飞了过来。

    李二并没有去接那只神魔,而是背着手看着身后黑色的湖泊若有所思。

    “请陛下早日修补神躯,率我等击破转轮王,酆都之主非陛下莫属,请陛下莫要迁延,枉费臣子的苦心。”

    杜如晦的言辞并没有说动李二。李二笑道:“你们听,有歌声传来,观音婢也来了……”

    颜之推坐在一辆人骨制成的轮椅上缓缓向前,闭上眼睛倾听,良久才睁开眼睛。俯视着地面,只见一颗火红色的嫩芽钻破土壤,带着丝丝的火光。

    “彼岸花!妙哉,生机不绝,大道不灭!”颜之推挥袖拍散金色神魔,金色神魔再次变成漫天的神魔血各安本位。

    “皇后的福泽比您深厚!哈哈哈哈”颜之推大笑起来。枯瘦的脸上居然焕发出很久都未出现的欢颜。

    “她比朕多接受了数十年的人间愿力。”李二有些不满,亦或是有些嫉妒。

    从无波澜的黑色湖泊起了一丝涟漪,自湖泊的中心荡漾开来,成环形扩散,湖心慢慢的开始沸腾,数十尾妇人身躯大鱼尾巴的人鱼从湖泊里高高的跃起,几十个黑色的身躯形成一个美丽的花瓣在缓缓盛开。

    虚空中有飘渺的歌声传来,就像风,又像春雨,也像母亲的手,从天空落下抚慰着每一个受伤的身躯,身体上的残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虚张的肉芽如同正在蓬勃生长的彼岸花互相交织,互相纠缠,互相融合……

    不断的有人鱼飞跃出来,那朵巨大的黑色花瓣不断地在盛开,而且越开越大,一个巨大的头颅自黑色的湖泊缓缓升起,长孙娇媚无双的面容就出现在湖面上,未曾开口,只是展颜一笑,刚刚长出来的彼岸花就全部盛开,从湖泊的边缘一直延伸到大地的尽头。

    “闭上你们的狗眼!”李二忽然下令。

    “为什么?”尉迟恭小声的问秦琼。

    早就闭上眼睛的秦琼闷哼一声道:“你如果不想被陛下拿去塞海眼,就尽管睁着眼睛看吧,皇后身上没衣服。”

    “哦!”尉迟恭立刻就闭上了眼睛,感受那如同春风般的温暖。

    “老夫就不必了,观音婢的周岁洗礼,还是老夫亲手做的,哈哈哈,我要看看这个小妮子,到底有多大的造化。”颜之推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

    李二此时已经听不见颜之推调侃的话,怔怔的看着那张秀美的脸庞,前世的记忆潮水般的涌来,不由自主的迈步向前,每跨一步,脚下就会出现一个美丽的人鱼当做踏脚石,他的脚步轻盈的就像海鸥在水面上划过。

    长孙的歌声不绝于耳,如同耳边的呢喃……

    湖面宽阔无比,虽是咫尺,却也是天涯,修长的颈,圆润的肩头,高耸的胸,越升越高,李二的心头像是装着一团火焰,快要将自己燃烧成灰烬。

    颜之推笑道:“但取心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