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五十一节槐安国

    云烨把什么都准好了,就差李承乾死掉了,可是没法说,自从李承乾册封了太子,弄死自己老婆之后,整个人好像获得了新生一般,不但人变得精神奕奕了,而且还能骑上马跑两圈了。

    来到云家吃了一顿面条之后,就围着旺财打转,非要说这是旺财经过秘法之后变年轻了,和云烨坐在暖棚里旁敲侧击的打听这种秘术。

    “这是马群里的一匹小马,是旺财托付我抚养的,我兄弟推荐的,当然要尽心,旺财去了马冢,谁都不知道在哪,要是我知道在哪,也打算埋在那里。

    你想要长生不老,为什么不去找袁守城?那家伙现在可是活生生的变得年轻了,找我算哪门子的事情,难道说你现在又不愿意死了?”

    李承乾哈哈笑道:“能够活着谁愿意去死,在这个世界我为尊,去了另外的世界我又得从小弟开始做起,不爽气啊!”

    俩人漫步在玉山的小径上,无意中看到一只很大的红色蝎子在草丛中出没,云烨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火炷的蝎子总是会失踪一段时间,现在出来了,不是什么好事情,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兕子在附近,也只有她才会让隐藏在周围的侍卫不做声,也就是因为是兕子,侍卫才会允许一只巨大的蝎子靠近皇帝和楚国公。

    “你妹子来了,好好地跟人家学学,我上一回见兕子,发现人家的样子基本上没有改变,必死的局都被兕子破了,你也该有点信心才好。”

    李承乾刚刚露出一点求生的希望,不过看看自己枯瘦的身体,又变成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朝着树林子喊道:“兕子,出来吧,来看看大哥!也让大哥好好地看看你,再不出来以后就没有机会看我了。”

    一道呜咽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一个不祥的人,出现在那里那里就会遭殃,大哥。我是特意来看您的,看到您小妹也就知足了。”

    “胡说八道,谁敢说你是不祥之人,大哥诛灭他的九族!大哥的身子是累垮的,和你有什么关系,知不知道,大哥想你想的心坎都疼。”

    云烨长叹一声,领着旺财向旁边的小路走去,一道白色的身影猛地投进了李承乾的怀里放声大哭。李承乾摩挲着妹子的头发,小声的夸她漂亮,夸她还知道过来看大哥……

    云烨见不得这样的场面,从地上抓起张牙舞爪的蝎子介绍给旺财认识,这只蝎子已经快成精了,活了这么多年,依旧龙精虎猛的云烨握住蝎子的大钳子,人家稍微一用力就把云烨的手掌撑开。钳子夹住一根细树枝子,咔嚓一下子就绞成两段。

    蝎子挣脱云烨的手掌。抱着那颗半死的大树,就用自己的尾巴用力的往一个小洞里刺,没两下尾巴上就穿着一只松鼠,飞快的从树上下来,用尾巴高高的挑着战利品躲进草丛里享用。

    不远处的那颗大槐树底下有一个槐安国,既然已经被人家的哨兵发现了。云烨这个唐国的骠骑大将军也就该去拜见一下人家的国王,两国的邦交就是这样。

    槐安国的臣民真是多啊,一个个非常忙碌的在筑城,看来是为了预防即将到来大洪水,一群忙碌的臣民走了过来。看样子将士们远征异域取得了大胜,百十个将士扛着一条硕大的敌将尸体招摇过市,很自然的获得了所有臣民的崇拜。

    这是一个繁荣而积极向上的国家,看得出来,石坑国已经被他们消灭掉了,遍地都是残尸,估计也是槐安国的大将率兵征剿的结果。

    云烨正打算找一根木棍挖开槐安国的城门进去拜见一下国王,毕竟他们的城门太小了,不等云烨动手,旺财就站在槐安国的上空,哗啦啦的洒了一泡尿。

    这就是无妄之灾了,云烨再看槐安国,果然受灾严重,城墙倒塌,无数的子民正在随尿逐流,有些勇敢地还能爬上岸,焦灼的四处奔走……

    “旺财的尿有什么好看的?”李承乾皱着眉头对云烨的嗜好感到不能理解,兕子更是走的远远地,生怕沾上尿骚味,刚才她和大哥已经看了好一阵子发傻的云烨了。

    “唉,旺财刚才给槐安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原想着去拜见一下人家的国王以示敬意,现在既然成了生死大敌,不见也罢!”

    “槐安国?”李承乾低头仔细看了良久才说:“你不会把这个蚂蚁洞当成一个国家了吧?”

    “有什么区别吗?这里也有王,也有大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