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四十七节排毒

    云烨在山谷里疯狂的搜寻了一个月,当地一场冬雪落下来的时候,不得不绝望的结束自己的疯狂行为,导致云烨疯狂的原因只有一个——旺财不见了……

    马群也从家将的视线里消失了一天,等到马群重新出现的时候,独独没有旺财……

    传说中当野马感到自己就要死去的时候,就会去一个神秘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野马群自己才知道,人就是另外一个族群了,所以不可能到达那个神秘的地方……

    这是那日暮说的,她说的道理总是来自一些神奇的传说,云烨只听说过大象为了保护自己的牙齿才会这么干,想不到野马也能自己埋葬自己?

    可是山谷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并不算大,一个有上百匹野马的马群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目标,但是久经战阵的云府家将竟然跟丢了一个如此明显的目标,按照家将自己说的话,他站在小山包上,从山包的左面看到了马群,于是他就预判马群会绕过山包出现在他的右面,可是当他调整好观察位置,却迟迟的不见马群从右边出现。耐心的等了一柱香的时间,依然不见踪影,于是就从右面呈半圆形向左面搜索,可是无论如何也找到马群在那里。他甚至没有发现地上有马蹄印子和马的粪便。

    他是云家忠心耿耿的老人,一向以胆大心细著称,绝对不会撒谎蒙骗自己,这一点云烨可以非常的肯定。

    云烨亲自带着人搜寻了那个小山包,没有发现有任何的不妥,马蹄就在一片小小的乱石滩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月圆之夜湖泊里的水柱再一次开始喷涌,被月光照耀的白惨惨的。就像一股水银柱一般,水柱这一次喷涌的比以往哪一次都要猛烈,云烨瞅着十几丈高,水桶般粗细的水柱从湖中心那个小小的岛屿上喷起来,心头动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出现神迹一般的巧合的概率太低了。

    马夫牵着小旺财走了过来,他又被踢了一脚,不过心情却非常的激动,他最希望的就是小旺财能踢掉他不多的几颗牙,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旺财真的重生了,就因为当年被旺财踢掉了大门牙,自己才能在云家吃了一辈子的安生饭,他是一个感恩的人。

    小马依旧喜欢跟着云烨,湿漉漉的大眼睛很快就博得了辛月和那日暮铃铛以及小苗的欢心。在她们看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云烨骑马离去的时候,他站在那个缺口上回头望了一眼这片山谷,笑的非常的诡异。

    那个笑容辛月永远都忘不掉,不过她不想问,这或许是夫君最后的一点秘密,一个像夫君这样的人,窥破一点天机她丝毫都不感到奇怪。

    雪后初晴。陇右的天气干冷干冷的,云烨不理会辛月恳求。依然骑着一匹战马,嘴里喷吐着白雾,大声的唱着奇怪的歌谣。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唱什么曲子倒不重要,重要的是云烨竟然会唱的声嘶力竭,一口气上不来。差点从马上栽下来,这就不对了。

    云烨到底被小苗给擒拿到了马车上,被辛月拿皮裘裹得严严实实的,云烨想要挣扎一下,被辛月说了为我们几个想想。就打消了继续骑马的心思。

    可能是这些天折腾的太厉害,云烨不可避免的开始发烧,先是低烧,紧接着就是高烧,清醒的时候云烨还笑着对辛月说这是身体在排毒,杀菌,是个好事情,结果好事情好的过头了,勉强走到秦州,云烨就不得不在麦积山接受一个不知名的老和尚的治疗。

    先是放到温泉里面煮,然后找了七八床六七斤重的棉被捂,然后又给灌了好几碗据说是清理肠胃的药,根据老和尚的说法,云烨是心火太盛,需要先排毒,这一下子,排毒排的云烨连说胡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辛月怒火高涨,小苗已经拿了刀子准备先把麦积山的和尚杀光再说。那个老和尚却不紧不慢的劝说小苗,等云烨治不好死掉之后再杀光和尚也不迟。

    辛月许下了一万枚 金币的佛愿,老和尚也笑呵呵的答应万一楚国公不幸死在麦积山,他们麦积山的和尚就替楚公陪葬,只是人家不要一万枚金币,而是要楚国公府答应他们一件事,那就是成为佛门的护法珈蓝。

    云烨清醒的时候听到辛月这么说,艰难的摇摇头就睡了过去。六神无主的辛月,只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