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四十九节同一片天空下

    整整征战了四年,侯杰才把远岛上的野人清理干净,最早跟随自己的野人,现在已经熟化了。有些聪明的甚至能说大唐官话,穿着蓝衣小帽穿行于奈何州的大街小巷。不大的城市里只有寥寥几个顶着香蕉或者水果的商贩在有气无力的叫喊,成群的苍蝇在海港上飞来飞去,杀鱼的地方更是有苍蝇形成了一片片的yin云。

    大象背上铺着坐垫,一个赶象人不断地拿手拍着大象的脑袋,指挥它向左还是向右,不管是用鼻子卷着树干,还是身后拖着高大的柴山,都不能让这种优雅的生活改变自己前进的步伐。

    森林正在不断地遭到砍伐,这座岛上的树木太多了,人和植物争地的场景随处可见,森林深处凝烟滚滚,这是那些新到的居民正在点火烧地。

    烧完之后很快就要进行开发,否则用不了多久,植物的种子就会发芽,几个月过去之后就会变得和以前的区别不大。

    侯杰坐在自家的天井里抬头看着四角的天空暗暗发愁,该死的雨季就要到来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天河就像是溃堤一样疯狂的往下掉雨水。

    这里的雨水非常的大,让人根本就感觉不出这到底是在下雨还是在泼水,闷热cháo湿的天气里什么东西都会发霉,监牢里的那些海盗只要到了雨季也会发霉长毛,想要活着从暗无天ri的地牢里出来几乎就是一个奢望。

    远岛的统治是残酷的,至少现在这个时间段,侯杰认为必要的镇压手段不可少,只有死亡和凶狠才能让那些桀骛不驯的海上汉子们服软。

    螃蟹岛上如林的枯骨,保证了整个海湾没有海盗的存在,那么远岛的地牢就是索命的阎王殿。这是海上讨生活的人必须有的常识。

    大海不干,海盗不绝,这确实是一句至理名言,云烨大规模的扫荡过大海之后,大海平静了一年多点的时间,好多小股的海盗在风声很急的时候就抬船上岸,一旦风声小了,他们就会接着干起自己的老营生,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海面上飘满了各种各样的肥羊。

    远岛的海盗很少,因为这里太远,野人们的独木舟走不了远处,只能在近海打转,抓到野人用处也不太大,他们什么都不会干,只有抓到大唐,倭国,甚至流亡在大海上的高丽,百济,新罗的海盗才能派上用场,远岛有数不清的活需要有人来干。

    奈何州上自然会有奈何桥,过了奈何桥此生不能归故乡,桥头上写满了各种离魂歌,诀别诗,家族中犯了重罪的,一般都会被遣送到这里来,这些富家公子从长安繁华之地乍一到这洪荒之地,自戕者络绎不绝。

    侯杰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就严禁长安的勋贵再将家里的罪犯送到远岛来,这些人意志薄弱,到了远岛只知道醉生梦死,对远岛没有任何的用处。

    整座岛上有三十万人,听起来不少,散进远岛之后,就百十里见不到一个人的踪影,这座岛太大了,如果说岛上还缺少什么,侯杰一定会大呼 缺人!

    品质非常好的铜矿找不到人来开采,小小的溪流里就能采到黄金,也没有人来开采,一片风水宝地唯一缺少的就是人。缺少可用的人。

    这座岛上建设的最好的一个地方就是云家的庄园,从一开始云家过来的人,就不是什么罪犯,而是一群雄心勃勃的开拓者,而且这些人每三年就会轮换一遍,侯杰一直没有搞清楚为什么云家过来人一个个似乎都jing神非常的饱满,哪怕是每天都非常的劳累也不会叫唤一声。

    如今,在那片美丽的山坡上一座石头垒就的庄园已经初见雏形,并且每天都在持续的加高中,如今已经足足有三丈高了,那些人还是没有停手的打算。

    这座庄园非常的巨大,与其说是一个庄园,不如说这里是一座小城市,侯杰去和云家的管事谈过之后才清楚,这些人是工匠,根本就不是云家的人,人家来这里只是为了赚钱的,每人一百枚银币的安家费已经拿到了,只要在这里干满三年,还能拿一百枚银币回去,在那里干活不是干活啊,更何况这样高的工钱,就算是把命搭上又如何。

    强迫和高压出不了效率,相反,只要把这里建设好了,后来的人才不会有被抛弃的心思,管事费力的把侯爷的原话告诉侯杰之后,侯杰才为自己的愚蠢举动后悔不已。

    越是jing英就要越发的进行有目的的锻炼,不能让他们躲在家里享受别人的血汗,这就是侯杰领悟到的东西,云家来这里的管事一个个都堪称人杰,只有在远岛待了三年,才会被分配到各个商队或者产业里面当主管,侯杰认为这一条侯家必须学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