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十八节为云将军贺

    大冬天的跑到山沟里玩耍也是云烨的无奈之举,家里面总有人过来要求他去皇宫请罪,尤其是许敬宗快要给云烨跪下了,在他看来,这位大爷就是在和皇帝呕气,只要让皇帝消了气,立马就会晴空万里,风和ri丽,大清早的云烨还没出门,就被一大群人堵在了家里。

    “云侯,您就去趟皇宫吧,礼物我都准备好了,您只要骑上旺财去皇宫就成,哪怕不见陛下,您去娘娘那里打个转问个安总成吧?娘娘是您的老师,向她服软不丢人!”

    每个人身后都有一大串利益共同体,自己不在乎皇家的宠信,但是这些人离不了这东西,短短的两个月,没个府里的收益就少了一大截。

    秦大也在,程处默的老娘也在,每个人都希望云烨走一趟皇宫,只要进到皇宫里让外人看见就成,免得谣言满天飞的影响生意。

    许敬宗说话云烨完全可以当他在放屁,程夫人在辛月的伺候下抹着眼泪说话的时候,云烨只好烦躁的站起来,冲进内宅换衣服,不穿官服,就穿书院的棉袍子,也不知道是谁给设计的,厚古隆冬的非常难看。

    程夫人看到云烨穿这一声,又开始流眼泪了,这不是去请安的,这是去丢人的,家里的各种各样的兽皮氅子难道没有,非要挑一件最寒酸的过去。

    “就它了,谁要是敢让我去换衣服,我就不去了!”

    “挺好,挺好,书院的衣服么,算不得寒酸。就这样去,记住啊,篮子里是一块玛瑙砚台,上面的母子嬉戏图说的就是娘娘和她七个孩子的事情,万万不敢送错了。

    这一块西域温玉是送给杨妃的,羊脂玉是送给yin妃的,你最好一个个的送到,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至于陛下,你不是有一匹很大的战马吗?那是从优素福手里缴获来的,就把它送给陛下,老天爷啊,咱们就是在看陛下脸sè活人,你怎么敢发脾气哟。”

    “没了,大马给了处默,我这里没有。”

    “我给你带来了,还装饰了一下,处默被我禁足了。”程夫人咬牙切齿的说。

    担心云烨半路跑掉,程夫人特意押着云烨来到皇宫门前,眼见他带着东西进了皇宫,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瞅着云烨的背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道:“到底是年轻啊,上来了脾气就什么都不顾了。”

    旺财是能进皇宫的,这是特例,主要是皇后喜欢旺财的憨头憨脑的样子,本来很高大的旺财和那匹缴获来的巨马站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驴子。

    马蹄铁敲击在石板上铮铮作响,银白sè的火星一闪即逝,云烨自己牵着两匹马在甬道里行走,两个宦官抬着礼物在后面跟着。

    不是他喜欢牵马,而是因为旺财很不听话,换个陌生人牵着就会踢人,它还喜欢去皇家冻得硬邦邦的水池子上去闻干枯的莲蓬。

    这匹大大的顿河马倒是非常的温顺,虽然一身墨黑,再被程夫人披上马甲,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洪荒猛兽,它却乖乖地跟在云烨的背后一步一挪的走,非常的畏惧旺财。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ri子,长孙披着斗篷正带着大群的宫女,宦官在皇宫的花园里散步,一个小宫女眼尖,一下子就发现站在树丛里的云烨,连忙指给皇后看。

    “原来是旺财啊!”长孙径直走了过来,只跟马打招呼不理人的行径非常的恶劣。

    旺财见过皇后无数次了,知道这个人惹不起,连忙把自己的长脸低下来,好让皇后摸得轻松些,长孙一边轻轻地拍着旺财的迎面骨,一面小声的说:“还是旺财乖,见了几面就记住本宫了,牲畜都比人有情义些,不像有些混账东西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本事没见涨多少脾气倒是变坏了很多。

    乖巧伶俐的就该有赏赐,没道理乱发脾气的就该惩罚,梅姑,我记得旺财最喜欢吃果子,你把那盘子青梨拿过来请它吃。”

    刚才还在发脾气的旺财看到一盘子青梨伸长了脖子就跟着那个妖娆的女官走了,上嘴唇都翻起来了。

    奖赏完了听话的,自然就会惩罚不听话的,云烨认为自己就是那个不听话的。

    “怎么不说话?旺财不会说话,你也不会?”长孙的一双凤眼已经快要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