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六十节黄叶落

    秋风漫卷了关中,鸭脚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被寒风从树冠上撕扯下来,随着寒风婉转飘逸,打着旋越过高高的皇城,从城头的金甲武士的耳畔悄悄地飞进了紫禁城,长长的甬道里一个人都没有,平ri里急匆匆走路的宫女太监,这时候都已经躲在 自己的小屋子里跺着脚抱怨着早到的寒冷天气,所以这片树叶并没有在这里停留,跌跌撞撞的穿过甬道来到了万民宫前。

    宽阔的广场一尘不染,高大的宫殿挡住了寒风,寒风不甘示弱,想从这座阻碍他前行的宫殿里找到前进的道路。

    于是,风声就越发的急促,在一个宦官开门的一瞬间,携带着那片鸭脚树叶闯进了这座属于帝王的殿堂。

    李二身前的纸片被吹拂的漫天飞舞,就像是一片片巨大的雪花,眉头一皱就打算发火,无意中看到被寒风带过来的那片鸭脚树叶,却不由得安静了下来,捏起那片树叶仔细端详片刻,就把它夹进了那本《大唐西域记》,然后重新拿起一本奏折继续批阅,没有理睬那些战战兢兢地到处捕捉纸片的宦官和宫娥。

    “启奏陛下,晋阳公主进了云台山,身子康健。”进门的那个宦官小声的禀报。

    李二抬起头朝洛阳的方向瞅了一眼,“唔”了一声就表示自己知道了,抬手就把放在桌面的一个绣着熊猫的手帕塞进怀里,但愿小兕子也有自己的福缘。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李二都要去云家做客的,享用一顿秋ri肥羊,云烨烹煮的肥羊真正做到了肥而不腻,一把青盐而已,就将羊肉的美味烘托到了极致,问他要方子,这个混蛋居然不给。

    自己已经有三年没有去过云家吃羊肉了,看来今年也吃不上了,这家伙今年是回不来了,一支大军孤身钻进了别人的领土,还在那里长气的问人家君主要补给,也只有这个胆大包天的混蛋能干的出来,虽然满朝文武都说这小子嚣张到了极点,却不得不承认这样做确实长jing神。

    假道伐虢也不是这么干的,只能说这家伙对自己的驼城有信心到了极点,这是将暴戾的军事思想运用到极致的一种表现。

    隔着两个国家去打第三个国家,什么人干过这种事情?不过,从目前的军报来看这家伙居然干的有声有sè,沙珊国保持中立?这个论调几乎让朝臣们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一个野猪一样的家伙冲进了你的国家,攻破你的城池,问你的子民要补给,作为国君你居然保持中立?

    这在大唐是不可想象的,大唐的官员已经偏执到了别的国家的野猪冲进唐境拱坏了一些玉米,当地的官员也会习惯xing的问对方国君是不是对大唐产生了敌意。

    举世攻唐的战火方息,现在轮到大唐去问问那些人为什么要攻打自己,比如问善德女王,虽然她已经自杀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侄女金胜曼,张俭依然不打算放过这位新的女王,这一回你就算是把给皇帝的情书绣在内裤上也不可能平息大唐朝野的万丈怒火。

    靺鞨人,室韦人彻底的回归了原始状态,丢失了所有能住的简陋房子之后,他们现在只会从山洞里出来拿自己的女人换酒喝。

    李二对于自己儿子干的缺德事很满意,白登山下已经开辟了无数的女人牧场,这些原本属于野人的女人,在吃饱肚子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回到寒冷的山洞里去了,她们很勤劳,喜欢牧羊,喜欢在草原上抓兔子,更喜欢和干净的汉人在天地间野合。

    当第一批孩子被那些野人妇女用擀面杖从肚子擀出来之后,这是鄂伦chun人的习俗一个新的部族就慢慢建立了,这是一个个以女人为主导的部族,她们认为自己没有男人也会活的很好。

    想到这里李二就笑的气都喘不上来,自己早年和魏征的战争现在想起来是如此的可笑,自己的那个古灵jing怪的儿子,已经快把魏征折腾疯了,就算是有仇也早就雪过恨了。

    魏征老先生主导了美酒换女人的大计,魏征老先生主导了人口融合的大计,魏征老先生同意边军每年在这些妇人的部族里停留十天。魏征老先生……

    李二狂笑着命史官将郑国公魏征的事迹记录在史书上,并且将这些光辉业绩当成恢复魏征爵位的证据明发天下,还特意派了断鸿走了一趟晋阳当面向魏征宣读自己的决定,据断鸿回来讲述,魏征听完之后面如土sè,撕扯着晋王的胸衣当堂就翻脸了。

    魏怀柔的大名已经传扬天下,现在每个人都说老魏在对付女人方面很有一手,尤其擅长血脉融合之道,兵不血刃使得十万贼虏退回山林当野人,功盖天下,至于云侯那种远征万里战无不胜的功绩在老大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