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二十一节砸核桃

    “亡国之人身如飘萍,哪会有什么打算,妾身只求回到长安后有一室可蔽风雨,有两餐能够果腹就心满意足了,焉敢奢求其他。”

    卢承庆哈哈大笑道:“夫人未免将我大唐说的过于无情,你们既然已经降了,那就是一家人,大唐不光是唐人的天下,也是所有兄弟部族的天下,你看看朝中那些外族将领就清楚了,他们那一个不是被陛下赋予重托,寒食节的烟火照样散进他们的府邸,高建武,渊盖苏文这样的人自然需要豢养起来以观后效,但是夫人您就大大的不同。

    一个妇人家绝对不会被那些强人所嫉,只要夫人继续留在南海,我们还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而这些事情,就如夫人所言养家糊口而已,说到对南海的熟悉,云烨当为天下第一,这没有什么好争论的,但是说到第二,恐怕非夫人莫属了。

    云烨向来都有智将之名,不动则已,只要攻略起来就迅如疾火,你高丽国应该深有体会,李卫公的兵书战册尽为此人所得,再加上他生xing如狐,凶残如狼,夫人能和他对峙多年不但未曾落入下风,反而壮大到了如此地步,纵横外海从无敌手,卢承庆佩服之极。

    只是,我们如果合作就必须坦陈相待,夫人将最jing锐的部下远远遣开是何道理?“

    高山羊子的手抖了一下,掌中的茶杯的水也溢了出来,卢承庆似笑非笑的又说:“夫人乃是降人,多留一点心思也是该的,可是您不了解,我们唐人的心思,要么投降的不留余地,这样才会被接纳,要么,你的那点海盗顷刻间就会被大军碾成齑粉。何去何从夫人思量。“

    瞅着匆匆离去的高山羊子,卢承庆笑的越发的开心,剥除女人的衣衫也是很有讲究的,就像吃核桃一般,必须把那层坚硬的外壳砸碎,这样才有可能吃到美味的核桃,他不着急,对于美女卢承庆有着非常好的耐心。

    这个女人既然亲自到了岭南舰队里,就说明她确实想投降,保留一点自己的力量只是为了预防不测,这没有什么好诟病的,换了自己,也会这么做,到了午时三刻,如果那支隐藏的队伍还不出现,自己对岭南水师下的第一道命令就该是剿杀令了。

    回到了船上,高山羊子才松了一口气,瞅着在高天上飘荡的纸鸢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意,鬼冢的船队该过来了,就不相信卢承庆会把这支全是异族人的舰队再一次打散,少了他们,谁给那些勋贵们去捞钱。

    “秀美,派人去岸上的仓库领桐油,如果有火油也领一些过来,数量不要多,免得招来怀疑,唉,唐国的人才何其的多啊,卢承庆这样的蠢货都能说出那样一番话语,绵里藏针的突然发难,还好我们做好了准备,鬼冢的舰队该回来了吧。“

    “是的,当初说好了的,看到纸鸢,鬼冢就会前来投降,公主,我们下的赌注越来越大了,万一出了岔子该如何是好?“

    高山羊子拿手支着前额道:“没办法,相比唐国来说,我们太渺小了,渺小的几乎可以不计,堂堂正正之师打不过唐国的,我甚至怀疑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大军都不可能是大唐的对手,你想想,我们见到的军队已经非常多了。

    罗马人就像一个铁块,古板而坚韧,大食人的轻骑劫掠如风,莎栅王国的军队彪悍而勇猛,至于天竺人的军队只不过是一群放在草地上的羊。

    我们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都有机会可趁,我们也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唯独面对大唐的军队时的那种绝望感令人窒息啊,不拼命就会没命,拼了命也见到曙光,这一次换将,是唐国这头猛虎打了一个盹,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如果岭南水师的主将是云烨,我们绝对不会跨过海峡,我宁愿今生今世永远在大海上飘泊,也不会冒险回大唐的内海。“

    卢承庆看了高山羊子领走的货物清单,桐油他们领走了很多,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火油也领走了七八桶,还好,在自己的预料范围之内,如果这跟女人大规模的领取火油,自己就该好好思量一下了。

    ri头还没有走正,副将就禀报说来了一支舰队,在离海港还有十里的地方就落了帆,靠水手划船慢慢靠近大营,看样子还是恭顺的。

    “传令,不许他们靠近大营,就在海港外面下锚,收缴武装,等候大军点阅。“当卢承庆听到副将说这些人全部都是外族水手以后,终于放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