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二十二节倒行逆施

    令狐德棻彻底的成为了天下人的笑柄,云烨没开玩笑,真的在长安散发了五千张传单,十天之后洛阳的传单也在散发中,估计一个月之后晋阳,扬州也会有同样的传单发布。※r>

    作为后世人,云烨很清楚怎么样才能把一个人的名声彻底毁掉,这个世界上不是说你是好人就一定会有一个好名声,名声这东西非常的脆弱,往往会受到一些微小事件的影响,最可笑的是当大部分人说你是好人的时候,你就是好人,哪怕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也是好人,只要在公众面前把嘴角吃完肉的血渍舔干净就行。

    长安需要话题,需要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话题,要不然闲的没事的人总会抬头去看头顶上那颗越来越大的星星,看得久了总会有闲话传出来。

    现在好了,令狐德棻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惹怒了云烨,你说说也就算了,派你的学生当面警告算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写了一部《周书》就真的了不起了?书院里有的是好事者拿着你的破书研究来研究去,不是在欣赏,而是在找漏洞,准备自己也写一本,怎么样也要比你的好才成。

    印书作坊里的书稿早就堆到房顶了,写《周书》的就有三个,因为写的比你晚,所以就成了一堆废纸,再也没有出版价值,那三个写《周书》的巴不得你身败名裂,这个时候还敢跳出来。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那些专业人士从你书本里挑出来的漏洞你如何解释?

    这一次,云烨不但要打击令狐德棻的自尊,连他的骄傲也要毁掉,自认为煌煌的巨著结果漏洞满篇。无论是谁都接受不了。

    这件事最恶毒的一点就在于此,云烨骂人的话令狐德棻可以无视,但是攻击他的文章,而且直指本心,这才是他吐血的真正原因。

    隐恶扬善一直都是国人的本性,现在出来一个专门揭人xx,对整部书的优点视而不见,却对一些小小的瑕疵下手,无限的扩大。自从云烨骂了令狐德棻之后。那三个愤怒的写书人就是在正大光明的干这事,用不着云烨委托。

    唐王朝史册上记载的《大唐八书》中的这本《周书》毁了,玉山书院,国子监,弘文馆纷纷的把这本书收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三人合著的一本《周书》,原因就是令狐德棻写的那本书漏洞太多。

    令狐德棻披头散发的在家中狂奔,喜欢拿头猛烈地去撞柱子,一天到晚痴痴笑笑的,整个人都像是被抽掉了脊梁骨,现在大家才明白云烨为和要救他的老命了,是要他活生生的忍受不间断的打击和煎熬。这个样子比杀了令狐德棻都要残忍。

    令狐德棻的幼子悲愤之下,拿着兵刃去云家拼命,结果被老江打断了腿,丢回令狐家。告诫说:如果再敢去家里行刺,就不是打断腿这样处置了,谋刺侯爷,是要满门杀头的。哪怕你家也是侯爵。

    激愤难言的令狐家的长子敲响了大理寺的钟鼓。要求擒拿凶手,戴胄只能苦笑着拿出云家从令狐家小儿子身上夺回来的兵刃。并且附上无数证人的证言,确实如云家家将所说,打断腿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

    “云烨这是在倒行逆施!”魏征愤怒的在中书省拍着桌子,他从未想到过云烨干起恶事来会干的如此彻底。

    “他是在警告,警告所有意图对云家下手的人,令狐德棻羞辱了他的祖师,这本来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疙瘩,此子杀伐决断雷厉风行,从这次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惨状来看,他不准备服软,不过也对,武将不都是这个德性吗?”

    房玄龄宽慰了一下魏征说:“如今他只有侯爵在身,没有一个职衔,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令狐家完蛋了,但是云家不是也会逐渐走向没落了吗?”

    “房相想的不对,云家只不过暂时退出朝野而已,您就没看到他的年纪么?他今年满打满算才二十四岁,浪费十年又如何?他才三十四岁,哪怕是当一个刺史都显得年轻,你我十年以后会是怎样的状态?

    房兄如何我老杜不知道,但是我老杜知道我自己,反正我绝对无法撑得过十年,最多六七年,我就会告老还乡,家中老母在堂,回去侍奉也是尽人子之责。“

    杜如晦倒是显得很平静,他已经做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