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十六节流民入城疏

    落后地区需要的不管是钱财,还需要大量的思想冲击,多年以来固有的思维早就把他们的思想牢牢地禁锢在这片土地之上,大唐人没有自己的土地就活不下去,这不是云烨在故意夸大事实,事实就是如此,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一辈子走不出家门两百里这是他们生活的常态。

    两百里说多了,老婆婆一辈子住在原上,没吃过鱼,现在搬到了湖边,每天吃鱼,已经快把婆婆弄疯了,搞不明白肉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刺,吃一天饭,卡七八回嗓子,这日子没法过了,只能每天吃白饭,浇肉汤,看着别人吃鱼,自己泪流满面  。

    指望这样的人去新城购买房子?她会把猪养在后院,鸡养在前院,如果栓头水牛,这日子就美满了,光屁股娃满街乱窜,黄狗随意的在大街上繁衍后代,敲一棒子就鸡飞狗跳墙?

    李承乾被云烨连珠炮似地问话,问得满头大汗,自己的子民什么德行他很qingchu,云烨说的这些很有可能实现,无奈的说:“你不可能把每座城池都弄得和书院一样干净,你有洁癖,小恪有洁癖,农家生活不可能一尘不染。”

    “如果是小城市,我当然不会苛求,光屁股娃也没有妨碍谁,可是新城是有大用处的,它还有教化的功能,一座整洁,有秩序的城池,谁都想住在这里,薛万彻把自己的私房钱都交给了我,希望我在新城给他以前的贴身丫鬟母子找一份好产业,利润我都算好了,这样的人呢,长安多得是。

    大城市里的人一般都有一点傲气,只要适当的引导这股子傲气,让他形成风气,就会很快的改变这里的习气,看到那个肚子很大的人了没有?知道是怎么染病的?他肚子里全是虫子,谁都不敢靠近他。说是中了蛊毒。没错,就是有一种小虫子跑进了肚子里了,名字叫血吸虫,染病的原因不是有人在害他,而是他自己喝了不干净的水,光着脚站在脏水里才得的病,这个病很难治。非常的难治。

    关庭珑如今就在不断地给这里的百姓讲述如何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结果,不太好,明明是已经被证实的好办法,偏偏行不通。

    一个城市的硬实力就是地理wèizhi,周边环境。军队的防卫能力,城墙的高大与否,人数的多寡,还有一种隐形的实力也很重要,现在朝廷里的人没人注意,比如政务的开明与否,城市的繁华程度,教化的进程。都是一个城市的实力。

    有一句话叫做久处鲍鱼之肆。久也不闻其臭。长居芝兰之室,长也不闻其香。在长安这个芝兰之室待久了的人,突然进入新城这个鲍鱼之肆,他们要是不立刻远遁三千里,你来问我。“

    李承乾的脸顿时就黑了,怒冲冲的问:“都是一样的百姓,从土地里刨食的苦哈哈,谁有工夫和你一样,一天换两身衣裳,洗一遍澡,吃个饭洗八遍手,去趟茅厕,回来恨不得把手剁掉,不许你看不起大唐的百姓,他们都是好样的,你是刺史,这些都应该是你分内的事情,一大群黑了心的财主,把长安瓜分完,现在又来瓜分新城,不行,原住民必须进城,弄脏了城市你想办法,害了病你去给他们治,光屁股娃你去给他们找衣衫。

    岳州的刺史是你啊,官员是要来干什么的?不是让你给财主们寻找发财的地方的,是要你把所有的人都变得有衣穿,有饭吃,收起你的小心思,说了一大堆,唯一的目的就是发财,就没有看到这些人过的什么日子,赚钱赚疯了,真的不在乎良心了?“

    这是李承乾第一次对云烨发火,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愤怒,身体都有些颤抖,似乎已经在强力的忍耐,如果面前的人不是云烨,估计他会像火山一样的爆发开来。

    云烨朝李承乾拱拱手,算是道歉,但是嘴上依然说:“你心忧百姓,说明你真的是一个合格的帝国继承人,可是啊,承乾,事态不会沿着你幻想的方向前进的,资本从他出生的第一天起,就是要喝人血的,当初我警告过你们,你们都被眼前的庞大利益迷住了眼睛,都不在乎,欢呼雀跃着向全天下揽财。怎么,现在到了承受恶果的时候就不愿意?

    我就算是把城里的地价,房价弄低,让土著们进城,那些长安来的财主们依然会从土著乡民手里出高价买走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