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十一节只做主官

    辛月卸妆容的样子云烨总是看不够,看着她把头饰一样样的取下来,看着她打开自己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看着她用清水洗脸,每到这个时候,心中就会无比的宁静。

    如果云宝宝和李容不总是这个时候闯进来问安的话,说不定就会有有活春宫上演,这个女人年纪越大,越是变得风情万种,或许,二十二岁的女人才是姿容最艳的时候?

    看着她牵着云宝宝和李容在院子里漫步,不时的从院子里的果树上摘下各种成熟的果子放在孩子拎着的小篮子里,云烨此时心中充满了幸福。

    李二病了,李安澜进宫去侍奉,皇家的侍奉其实就是一种礼仪,只能进宫去探望一下,然后大多数时间都是留在宫里等候父亲的召见,病中的人都需要亲情的呵护,尤其是李二因为长了一颗火牙,腮帮子肿的没法见人的时候。

    身体健康的李二原来一直吃得香,睡的香,但是大考之后,就不断地有大儒名宿进宫去探望皇帝陛下,奇巧淫技坏根基成为这些天他听到的最多的话,江山的根基有没有坏不知道,但是他的牙根彻底的造反了。

    云烨进去探望的时候,皇帝陛下面前的桌案上摆满了清凉去火的汤药,中医治牙疼这是一门大缺憾,不是治不好,而是慢的要命啊。

    “小子,想个好办法,让朕的牙齿不再疼,我就把那套贡瓷赏给你,没错,就是那套你早就看上的青瓷。“

    云烨小狗一样的在各种汤碗里闻来闻去,挑了一碗味道对劲的喝了下去,摸摸嘴角说:“还真有。就是治标不治本,能止疼,但是您想要彻底治好,还需要把这些汤药都喝了。“

    “快快拿来,朕都想把一嘴的牙全部拔掉了,先止住疼痛。让朕好好睡一觉再说。“李二急不可耐的伸手问云烨要药,长孙也是一脸的急迫,皇帝已经两天两夜没好好睡过觉了。

    云烨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石盒子,里面装的是熙童从北极之地采来的野罂粟,这是止疼最好的东西,而且还不会让人上瘾。被孙思邈调制成蜜丸,用温水送下,有奇效。

    李二接过玉盒,捻起一粒药丸看了看问道:“怎么这么像你以前说的那种罂粟?“

    “这是野罂粟。止疼的效果最好,却不会让人产生迷幻,最难得的是不会成瘾,是我朋友从极北之地带来的,和白熊皮是一个地方的产出,孙道长把它调成蜜丸,就这一盒子,您省着点用。要不是您实在是疼痛难忍,微臣不会拿出来。”

    “其心可诛。”李二怒骂了一句。就问清楚了吃法,一连吃了俩粒。

    药效需要半个时辰才会有效,云烨此时自然不能走,坐在地毯上陪着李二说话,他的寝宫里就一把椅子,还是桌案后面的。皇帝的椅子谁坐谁倒霉。

    “云烨,你告诉朕,你对这次的大考如何看法?如何评判这两类学子的优劣?“李二闭着眼睛等药效发作,一边为了分散自己的精神开始问云烨。

    “回陛下的话,微臣认为我们没有办法分辨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哪个更重要一些。我大唐的识字率低的令人发指,一百个人里面挑不出一个识字的,不识字就不能很好地接受新的生活方式,只能延续祖辈传下来的那些古老的东西,从做工,到耕作都是如此,在新的产业面前,他们几乎没有丝毫的抵抗力,您也知道,青雀他们造出来的织布机,一台机器一天的工作量就比得上一个农妇一个月的工作量,如果不是您下令不许将这种机器外传,天底下的农妇有很多人就不能再织布了,因为她们织的布价格不但昂贵,而且远远赶不上新机器。“

    “耍什么滑头,朕问的是学子,没问农妇织布。“李二睁开眼睛瞟了云烨一眼,继续闭目养神。

    “这不是微臣耍滑头,而是微臣身为局中人就没法给出一个准确的评判,想说书院的弟子强过那些人太多,您会认为我是在自吹自擂,如果昧着良心说那些士子比书院的强,微臣自己都觉得亏心,所以啊,陛下,咱们还是农妇织布比较好,这些评判还是交给房相他们来做吧,不管结果如何,微臣都会坦然接受,您不要的学生,外面好多世家,商贾抬着一箱箱的银子,盼着他们加入自己家呢,如果不是怕您不高兴,微臣都想收拢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