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四十一节开发和破坏

    人站的高了,眼界也就随着变的辽阔,盖苏文和高山羊子两个人现在就是两只恼人的蚊虫,如果真的到了非要除掉不可的地步,一巴掌就会拍死,现在,他们有一个使节的名头护身算是运气。

    云家的利益需要最大化,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能够利国利民最好,当然,做事情的一切前提就是对云家有利,家天下的环境里面,这样做反而是正常的,皇帝都认可,如果一味的追求雷锋化,反而会让所有人怀疑你到底要干什么。

    何邵站在云烨面前,眼角含着眼泪,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拱拱手,前些天被殴打过的痕迹犹在,脸上的泛着淤青,眼睛的黑圈圈还没有消褪,行动之间也不太利索,痴肥的身材至少减轻了三成,整个人看起来多了一分精干,少了一点消沉。

    给云家带来的礼物很多,很杂,却没有一件是值钱的,知道云烨喜欢吃,海边的各种珍品,山上的各种腊味,带来了四五车,云烨饶有兴趣的翻看着,看到装在盒子里晒干的松茸,云烨就一脸的不高兴,多好的东西啊,糟蹋了。

    检出一棵松茸对何邵说:“这东西是山珍中的极品,晒干了就逊色好多,现在也没办法让你两天之内把这东西从高海拔的地方两天之内运回来。”

    何邵拿着松茸疑惑的说:“山里的蘑菇而已,没看出有多好吃,您再看看,里面还有一只象鼻子,据说那东西才是宝贝。”

    没法说,云烨两辈子都没吃过大象鼻子,名头很大,不会做,不知道宫里的御厨会不会,高级货就要找高级厨子来做,现在吃象鼻子,云烨没有半点的心理负担,这东西现在满山遍野都是,没天敌,寿命长,在岭南的时候经常有这家伙毁坏村寨,弄死人的事情发生,你要说保护大象不许锯象牙,岭南的百姓会找你拼命。

    鱿鱼算是好东西,居然还是活的,果断让厨房收拾好,侯爷我今天要吃铁板鱿鱼,香辣味的,没有洋葱让人遗憾,弄一把子红葱也就将就了。

    给何邵弄了半拉冰镇西瓜让他自己拿勺子挖着吃,自己忙着做铁板鱿鱼,何邵来了,辛月,李安澜都躲着不见,小丫带着一群半大不大的小姑娘就没有那些忌讳,尤其是小丫,攀在何邵的背上,等着哥哥做好吃的,闻着味道就知道很好吃。

    蒔莳现在自命为大姑娘,也不出来,小武现在是这些小丫头里面年纪最长的,很懂事的围在师父身边不断地递调料,小院子里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云家西瓜多,后院种了,旱塬上也种了,这时候西瓜成熟了,家里吃不完,就满世界的送,李承乾拉走了好几车,李泰没来,小老婆来了,找辛月拉走了好多,这两个有了,皇宫里不送不好,二十几车送进去连个涟漪都没有,长孙还发话,说是再敢糟蹋好地种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试活着。当然,训话一点都不耽误她享用西瓜,听说一天一个已经是惯例。

    李二对云烨的小错误现在不闻不问,西瓜送来了就吃,用酒腌好的螃蟹他也能吃两个,上回吃粉条吃出了感慨,难得的让户部给云烨送来了半年的俸禄,没几个钱,却是长孙无忌亲自送来的,家里好好招待了一番,临走还顺走了一车西瓜。

    辛月对于丈夫能够领到俸禄很是稀罕,坐在俸禄堆里稀罕了半天,计算过价值之后,就再也没了兴趣,不到两百贯的东西,谁会放在眼里。

    竹签子穿好的鱿鱼被铁铲按在铁板上滋滋的冒热气,蒜泥,辣椒末子,调好的酱料往上面猛刷,提起来以后,七八串油汪汪,红艳艳的铁板鱿鱼就做好了。

    小武给小丫头们一人分了一串,犹豫了一会,才给何邵也给了一串,看着他们吃的吸溜吸溜的,自己咽一口唾沫等着师父做下一批。

    对于小武的表现云烨很满意,教孩子就是从小事情教起的,言传才能身教,小武的性子偏激而骄傲,既然如此就让她现在从最基础的做人开始学吧。

    自古以来,人的成长过程都有一种脉络可以追寻,佛洛依德把所有的事情归结于性,所有的后事变化都和性串联起来,找出了一条看似可行,实际上过于偏颇的心理学概念,云烨认为,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已经脱离了最基础的吃饭和繁衍后代这两大基本要素,把所有的事情归结于隐性的性暗示,是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