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五节善恶不分

    夏日的长安,就像个蒸笼,每天最热的不是中午,最难熬的是下午,今日好天气啊,万里无云,基于朝廷礼仪,帝王在黄罗伞底下,官员就必须立于青天之下,hou重的朝服穿在身上,在烈日下站了足足两个时辰,前面被珍宝和愤怒充满了胸怀,不知不觉间,已经有好几个年老体弱的人已经中暑,面色潮红的在努力坚持,不想失去礼仪。

    偏偏李二见到云烨高兴之下,就忘记了他的臣子还站在大太阳底下苦熬,或者说,他明知故犯?

    有岭南这碗老酒打底,云烨对长安的烈日还真的不是太在乎,皇帝想听故事,那就来呗,反正我想早点结束献宝的过程,皇帝不允许,我有什么办法,出口气也不错。

    云烨把手里的盒子往珍宝堆里一放,顺势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下开始给李二讲故事

    “这件事要从臣那天从皇宫里出去说起……后来我在河边的沙子里发现有金子,就告诉了窦燕山开采的方法……”

    李二听得入迷,他一生中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斗智斗勇的事情,沉浸在故事情节中不可自拔,对身后传来的咕咚咕咚的声音毫不在意。

    “陛下,今日的天气过于炎热,还请陛下早些结束朝仪,现在已经有六位大臣出现身体不适,昏迷过去了。”

    忍无可忍的房玄龄终于出声提醒皇帝,大声的把皇帝的心神从畅想里拖回来,李二不悦的往身后看了一眼,吓了一跳,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位流着口水的大臣,正在接受御医的治疗。

    “哎呀,朕还以为身在军中,快快救治,尔等也快些去阴凉之处饮些去火的药物。今日陛见的时间过长了。”

    群臣这才松了一口气,一群人来到太极宫里,抱着加了冰的酸梅汤狂灌了一气,唯有张亮不急不缓的很有派头,他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外面太阳的热度,机械般的端起酸梅汤,一口一口的慢慢品。

    “张公真是好气度,当初一口气把岭南的收益全部捐了出去,又给蓝田侯去信,要求他不得徇私,如今见到那么些珍宝,依然能够气定神闲,实在是我辈的楷模,老夫没有张公的那些雄心壮志,想做这个总管,那个总管的,只想带着全家吃饱喝足就好,如今在你的号召之下姚家损失惨重,若不是杜相求情,云侯又网开一面只征收了老夫六成的份子,一家老小早就饿死了,只是张公你自己要往上爬着做国公,做王爷,或者还有其他的念头,也就算了,为何要拉着我们一起倒霉?如今是不是该对我们有个交代?“

    “财帛动人心啊,老夫是个没出息的,就想着家里多些闲散钱,给子孙治下些立身的根本,我们当年把脑袋栓裤腰带上搏命,不就是为了今天嘛,好啊,半辈子的基财如今没了,老张,是不是你给哥哥我补偿一点啊?“

    张亮哆嗦着嘴皮子大怒:“当初在这里我只说捐献我家的,没说捐你们的,是你们自愿捐的,关老夫屁事。“

    夔国公刘弘基是个暴躁性子,听到张亮这么说,怒斥道:“放屁,咱们勋贵本来就是一体的,当初云烨给大家伙找了一条发财的捷径,这条路好啊,既不违反国法,又不用去贪污受贿,正大光明得来的干净钱,如今没了一大半,你他娘的还嘴硬,要不是你把老子逼到绝路上没地走了,老子会站出来认捐?那时候就是不捐,岭南的最大头是陛下的,陛下的收益就足够支撑西征了,云烨在明州就给陛下在钱庄里存了九十万贯,他娘的还不到岭南收缴的一半,外面摆着的那些东西,里面就有老子的一份。你赔给老子么?“

    “刘弘基,老夫在岭南的收益被云烨收缴的一文都没有,家将也被洪城,无舌给杀了,这里面就有云烨的影子,你们好歹还落了四成,老夫血本无归,找谁说去?“

    “活该啊,老夫虽然好色,可没有胆子打后辈婆娘的主意,这张老脸还想活人,云烨不把你搜刮干净,搜刮谁啊?你看看这里除了你家的家将死的一个不剩,谁家无缘无故的死人了?除了沙场战死的,老夫家里剩了一条腿的都已经到了洛阳,剩下的四成份子钱一文不少的带了回来,云烨还把一些容易售卖,价值好的东西给老夫留下了,都是混军伍的,这份人情老夫领了,如果云烨要带人杀到你家,老夫说不定会暗地里踹你一脚。“

    “你这匹夫……“张亮想要骂人,才张嘴,刘宏基的拳头就砸在张亮的脸上。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