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五十四节留下买路财

    第五十四节留下买路财

    庞大的鲸鱼折腾了一个时辰,终于死了,刺史冯泰不敢动大鱼,还在建议云烨把这条大鱼弄回海里去,他就权当不知道此事,否则会有滔天大祸。

    云烨眨巴着眼睛半天都没有弄明白自己杀了条鱼会犯了什么王法,难道说这条鱼是谁家豢养的?绕着大鱼走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标记,急的冯泰扯过云烨走到僻静地方才压低了嗓门说:“侯爷,您也是饱读诗书的人,难道就没有听说过,巨鱼死,王侯毖,这句话吗?”

    云烨抓抓脑门子说:“满朝廷那么些王侯,恰好死那么一两个有什么打紧,喂饱百姓才是正理,不喂饱他们,还不知道会死多少王侯,我抓这条鱼,就是打算回京的时候给那些王侯长辈带些手信,大家一起吃,看看谁那么倒霉会被噎死。”

    冯泰张着嘴说不出来话,没见过这样的夯货,你杀死了鲸鱼,按照史书上说的,巨鱼死,王侯毖,这已经是得罪了李家的那些王爷,还敢把肉当成手信送给他们,这不是找死么?这位怎么就不知道小心行事呢?到时候被群起而攻之,谁都扛不住。

    见到把胆小的老头吓成这样子,云烨给老头顺顺气又说:“吃条大鱼算什么,抓大鱼的法子还是河间郡王李孝恭教给我的,老头子把早年间大嚼鲸鱼肉的往事当成功绩在讲,杀了那么多的鲸鱼,老家伙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听说才新纳了两房小妾,龙精虎猛的没一点要死的征兆,放心,我请陛下吃鲤鱼的时候,陛下赞不绝口,认为肉质细腻,是一种好肉食,以后应当多吃。鲤鱼都没事,鲸鱼算什么事,发动你手下的水军,用八牛弩多杀一些鲸鱼上来,估计到时候找你要鲸鱼肉的不是一个两个。“

    冯泰咯喽了两下,就软软的躺在沙滩上,云烨过于奔放的语言,远远超越了老头子的心理极限,人昏过去了。

    他昏他的,躺在沙滩上也该好好睡一觉,这些天老头子日夜奔忙,没见他休息过,喊过来两个仆人,给老头搭个布棚子,自己去找锯子,准备把鲸鱼大卸八块。

    全民大生产的效率是恐怖的,富饶的渤海给灾民提供了数之不尽的食物,当云烨带头吃海里的一种绿莹莹的海菜的时候,老冯泰再次泪流满面,这东西渔民们有时候用来喂猪,人是不吃这东西的,现在堂堂侯爷亲自当着所有人的面,凉拌了一盘子,三两下就吃完了,似乎没吃够,准备再来一盘子。

    作为宿儒的冯泰,当然要以身作则,现在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自己也调了一盘子,鲸鱼肉打死他都不敢吃,可是海带他敢吃,吃着吃着他惊奇的发现,味道好像真的不错。

    “给乡亲们说,这东西我准备大量收购,以后云家的商队每年都收,让他们把这东西洗干净晒干了,十斤一文钱,算是给他们找个来钱的门路。

    冯泰看看浅海处长得密密麻麻的海带,疑惑的问:“侯爷,这东西没粮食的时候吃一点没问题,关中又不缺粮,您要他干甚,关中人会吃这东西?”

    “你不知道,关中美食出云家,只要云家开始吃这东西,你会发现用不了多长时间,长安城里这东西就会供不应求,你还不知道吧,这可是好东西,吃了它,就不会再得那种脖子肿的粗粗的病,好东西啊,你尽管给我弄,有多少给我弄多少,八月初舰队会到涿郡运河接我,到时候全部带走。我还要带走所有的鲸鱼肉,小心别把鲸鱼头骨给我弄坏了,我也要带回去,如果你想给家里捎东西,我可以帮你一起运回去。

    “这些小事侯爷无需费心,下官自然会办得妥妥帖帖,只是幽州穷儊,没有好东西孝敬侯爷,让您带些不值钱的贱物回去,实在是丢人啊。“

    “老冯,你想多了,如果想发财,我在岭南就发大财了,没心肝的才在灾荒之地发国难财,你以为鲸鱼肉,海带不值钱?哈哈哈,不告诉你,这是云家的秘方,等你到长安述职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东西卖的很贵,很贵,只有有钱人才吃得起。“说完就大笑着出门而去,依然是短裤短衫赤着脚,露出被太阳晒黑的四肢,快活的像一个海边的棒小伙子。

    云烨没来之前,冯泰,元大可就为怎么招待云烨费尽了心思,云家奢华的名声早就蜚声大唐,作为云家的家主,一定是一个极难伺候的华贵人物,更不要说他简在帝心,要是在皇帝面前说几句自己的坏话,估计自己的仕途就会就此终结。

    元大可准备全力招待,冯泰宁可拼着官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