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二十一节皇宫的烂事情

    ---------

    长孙拿着请柬翻来覆去的看,连背面的戏文介绍都没放过,说句让人不能相信的话,长孙居然从来没有收到过请柬,就是云烨给她的这种正式的请柬,不是皇后的时候,外出聚会都是跟着李二去,永远都是二号人物,就算是有请柬,抬头也会是李二,绝不会出现自己独占一张请柬的可能。

    “兕子还小,需要我照顾,可能去不了。”长孙有些惋惜,但是母性的本能让她还是拒绝了云烨的邀请,小女儿要吃奶,长孙的孩子都是自己亲自哺乳,从不假手他人。

    “娘娘多虑了,歌剧院里为您和陛下准备了专门准备了包厢,这次出行,您就把它看作一次休闲,与国事无关,与朝政无关,就是单纯的出去听听乐师演奏,伶人放歌,顺便买几件自己喜欢的东西回来,告诉娘娘,这里可有书院的织娘们专门设计的新样式裙子,还有公输家设计的几样精美绝伦的首饰,云家制造的新香水,名字都起好了,叫勾魂夺魄。”

    贴身女官瞪大了眼睛希望的看着皇后,如果皇后去的话,她是一定会去的,如果皇后不去,她只好躲在宫里哄孩子,现在听到云烨的介绍,多年孤寂的皇宫生涯,早就给了她一颗想要飞翔的心。

    长孙犹豫不决的时候,云烨又说:“娘娘,关于给小公主哺乳的问题,微臣早就想好了,这是一只奶瓶,是微臣给自己未出世的孩儿准备的,现在先送给娘娘,您只需要把奶水保存在奶瓶子里,等到公主饿了,用热水温一下就可以给公主喂奶了。”

    云烨从怀里掏出一个玻璃奶瓶,玻璃好弄。上面的乳胶差点把云烨折腾死,为了找干净卫生的替代品,使用了无数材料,最后没办法,只好把牛筋捶烂了,熬成胶,再放到模子压成型,哪知道等牛筋干了。该死的奶嘴子立刻就变得硬邦邦的。谁家的小孩子会喜欢硬邦邦的奶头?

    公输木开始不知道云烨在干什么,等知道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连说云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现成的材料不用,反而自己费脑筋。费工夫,实在是愚蠢之极,老家伙只要有嘲笑云烨的机会就绝对不会放弃。从自家的院子里砍下一根白色的木头。用手就把那棵树掰成两半,递给云烨一截说:“这东西关中遍地都是,你拿刀子削成奶头状不就完了。软软的很合适,俺重孙子的磨牙棒,就是这东西做的,绝对没问题,云烨接过来。拿手一捏,脸立刻就变得通红,他***,怎么就没想到软木?

    长孙稍微一愣,居然没有脸红,而是接过奶瓶子仔细看,还吩咐宫女洗干净灌些牛奶进去,自己拿起来吸允几下,又倒过来,看白色的奶液慢慢从软木瓶嘴上滑下来,又放到嘴里咬几下,很满意的点点头,对云烨说:“你请本后去,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个奶瓶可就属于本后了。”

    “原本就是送给娘娘的,这没什么好说的。”

    “本后是说这东西是我吩咐你造的,明白吗?”长孙拿着奶瓶子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这东西原本就是娘娘吩咐微臣造的,谁人敢有疑问,微臣就和他拼了。”看到云烨挺胸抬头一副义字当头忠肝义胆的模样。长孙和她的爪牙那个一起威胁云烨的贴身宫女满意的点点头,主仆二人一样的可恶,奶瓶子是小事,只要她明晚肯去歌剧院做活广告,就千值万值了,卖奶瓶子能卖几个钱。

    搞定了李二两口子,就是大成果,云烨背着手准备悠哉悠哉的出宫,刚刚转过太极宫,迎面就看见一群大小萝莉走了过来,没办法,这得回避。才打算从侧门穿过去,直接去东宫找李承乾商量一下他的婚事是不是不要找自己做伴郎,太子的伴郎一般都是王族子弟,自己一个小小侯爵就不要掺乎了。

    “喂,你给我站住!”一声清脆的娇叱让云烨不得不停下来,因为这片地方除了自己就只有那几个大小萝莉,明显是在喊自己。

    转过身,迎面一个绿裙子的小丫头就跑了过来,不得不承认李二的闺女长得都很漂亮,尤其是面前跑过来的这位,十二岁的年纪了,梳着环环头,可能刚刚去钓鱼了,手上还有一副竹子做的吊杆,腰间居然挂着鱼篓,似模似样,只是看她轻松的样子,鱼篓里一定没有鱼。

    “云烨,你干嘛鬼鬼祟祟的,你偷东西了?”小萝莉的眼睛在云烨全身上下打量,一副抓到窃贼的模样,很兴奋。

    “合浦,你还是先入为主的坏毛病,皇宫里有什么值得我偷的,你看看墙上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