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二十六节奢华和财富

这可是一个大误区啊。

    “魏相,如果你这样想,那就错了,都如你一般勤俭持家,我大唐就永远不会富裕起来,只会成为一潭死水,想要致富,勤俭是一方面,开源才是富裕的根本。”

    “哦?云侯有何高见?”三个人全都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云烨,头一回听见有人说勤俭持家是错误的,如果是其他人,魏征都会扇他耳光,这话从云烨嘴里说出来,意义就大不相同。

    “来来来,云侯,那处比较阴凉,我四人就在那里进食叙谈如何?”房玄龄很喜欢听云烨的奇谈怪论,好几回两人的谈话,都对他有启发,如今又能听见妙论,岂有放过之理。

    云烨挥手叫过丫鬟,把四个人的餐盘放在木盘里,示意她端过去,又吩咐她拿几碗酒来,这才对魏征说:“魏相有所不知,财富的秘诀就在于流动,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蝼就是这个道理,勤俭持家固然是美德,但是他却阻碍了商业的发展,一切都顾足于自己自足的小圈子里,兜不出来,财富永远不会快速的增加,就像一盆水,无论你怎么节省,都只会有这么一盆水,不到也不少。”

    “自古以来财富就是有定数的,你多挣一文钱,别人就少挣一文钱,朝廷每年铸造的钱币都是有数的,云侯为何说财富可以增加,还是无限制的。”

    杜如晦似乎发现了云烨话语里的漏洞遂开言发问‘

    “小子就以今日的筵席开始说起,我们盘子里的肉食,蔬菜都是庄户们种出来的所以就形成了货物,庄户们的辛劳需要得到报酬,所以云家就付钱从他们手里买来了鸡鸭,蔬菜,农户们有了钱,发现自己需要给孩子做一件衣服,所以他就去买布的人家用钱买来了一匹布,他很满意,卖布的人家也很满意,这样一来同样多的钱就已经干了三件事。”

    “不错,用来买鸡鸭,用来买布,卖布的想必也会有需求,这些钱就会不停地流转下去,的确如此,可是那些钱还是那些钱,没有增补。”

    魏征作了补充,却又发现了问题。

    “钱财没有增多,东西却增多了,这些才是财富,一般情况下,是劳动创造了财富。当然还有创新。,魏相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财富不会增长,我们把商周时代的钱财弄到现在,您觉得我大唐会是何等某样?所以说,财富这个水盆是一直在增长,不是一成不变的。云家创新了香水,水泥,还有一些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如今他们都在养活着很多人,长安城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些新行当,而变得穷困,反而更加的富裕了,这就是明证。

    过几天兴化坊的房子就会开始拍卖,魏相,房相,杜相到时候还请前来看看,看看我大唐民间的财富是如何的惊人,潜力有多么的恐怖,到时候会收回巨量的钱财,魏相可以看看朝廷到底会不会因此而失去一部分税收。”

    三个人也不知道听明白了没了,或许更加的迷惑?四个人都不说话,默默得进食,很好地诠释了食不言,寝不语的好习惯。

    门口忽然响起了一片嘈杂声,云烨回头望去,只见尉迟宝林。段猛抬着一头斑斓猛虎走了进来,俩人把老虎放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李纲磕头,齐声恭祝先生福寿延年,长命百岁。

    李纲走过来摸摸老虎斑斓的皮毛,再看看两个浑身血迹的学生,老泪横流,把他们两个扶起来,一一检查过后,发现没有受太重的伤,这才可口说:“宝林,段猛,你们都是尊师重道的好孩子,有你们这样的弟子,也是为师的福分,只是下回不可如此,太危险了,心意尽到足矣,没必要以身冒险,不值得。”

    俩人低身受教,口中言诺,表示再也不干这种二百五的行径。

    老尉迟黑黑的脸膛早就喝的分不清眉眼,张着大嘴只知道笑,末了大声说:“区区一只老虎,何足道哉,李师如果喜欢,等老夫闲下来,亲自去林子里,把老虎都抓过来,以酬先生大恩。”

    他老子在那里吹牛,尉迟保林却在扯云烨的衣角,随他来到门外,却见外面站着两位官员,满脸的严肃,其中一位拱手说:“下官是南山猎场的管事,今有尉迟宝林,段猛二人率领一众恶徒,强行进入猎区,不但打伤了多名护卫,还肆意猎取了一头猛虎,下官前来,就是找云侯问个清楚,是否把恶徒交给下官带走。”

    云烨有点发晕,看两个官员鼻青脸肿的样子,这一路上一定没少挨揍,只是他们为何找我?他们的老子今日都在宴席上。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