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二十六节奢华和财富

    程咬金的酒桶从来都不是以精致为目的的,他个人追求的是粗旷,豪放,充满了浓浓的西部风情,泛着黑色的橡木桶往桌子上一搁,就把正在努力消灭巨型蛋糕的贺客们的眼光全吸引了过来,小丫爬上桌子,拍着比她还要高的酒桶对李纲说:“李爷爷,这是我哥哥昨天去程伯伯家打劫来的,他的酒埋在花树底下找不见了,还在家里发脾气。”

    李纲宠溺的把小丫头从桌子上抱下来,按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程伯伯做了大半辈子的强盗,总是抢别人的东西,今天有人抢劫他,倒是难得,这酒得需要多喝几杯。”

    满堂宾客哄然大笑,秦琼捋着胡须笑得前仰后合喘着粗气说:“我这位兄弟平生唯好酒而已,他的藏酒一定不是凡品,不可不饮。”

    云烨尴尬的笑着拍拍手,四个身强力壮的云府家丁就抬过来一座冰山,往凉棚下面一放,暑气顿消,其中一个拿出一个木钻,只几下,就在橡木桶上钻出了一个小孔,一个带着小机关的竹节被嵌进小孔,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十分的顺畅。

    其他的三个仆役,从篮子里掏出银质的小锤,小心的从冰山上敲下小块的冰,再细敲成指节大小的冰块,云府的丫鬟就捧着一个大木盘走了过来,木盘上摆满了白色的瓷碗,给每个瓷碗都放上一块冰,然后很熟练地把瓷碗摆成山状,木盘下面接着一口瓷缸。

    宾客们不知道是何意。正要发问,却见那个健壮的云府家丁扭开了机关,殷红的酒浆就从竹管弯曲的一头流了出来,先是装满了第一个碗,紧接着酒溢了出来,沿着碗壁缓缓淌下来,再注入下一层的酒碗。红色的酒浆散发出淡淡的酒香,冲淡了刚才换徘徊在小院中蛋糕的甜香气。

    沿着冰山酒桶,共出现了四座酒碗摞成的酒塔。略带着一点酸涩的果香味刺激着宾客的嗅觉,见仆役丫鬟们躬身退下。

    李纲自己起身,率先从酒塔上取下第一碗酒。房玄龄,杜如晦,秦琼,尉迟恭李靖等人也好奇的自己拿了一碗,只有魏征长叹一口气,然后也取了一碗,离石,元章,玉山,公输也不落人后。

    见长辈们都取了酒,剩下的诸人也各自小心的取了一碗,端在手中,却不饮用,等待宾客中间的某一人说祝酒词。

    房玄龄也不客气高举酒碗对满园宾客说:“李公高寿。福泽绵长,这碗酒当为公贺,诸君,饮胜!”

    顿时院子里的各种恭贺声不绝于耳,李纲满面红光,精神焕发。

    在酒塔消失了一次。又重新垒起之后,仆役们又移上来一张张蒙着干净麻布的长条桌子,桌子上都是些制作好的美食,还有各类乳酪。新鲜的时蔬。

    小丫一直腻在云烨怀里,见到吃的,立刻就忘记了哥哥的存在,很熟练的在桌子上找一些自己最喜欢的食物,用竹夹子夹到盘子里,给李纲送了过去,老李的笑意又浓重了几分,只是看着盘子里的炸鸡,和排骨有些犯愁,不知道自己的牙齿能不能消受这些。

    趁着别人还不知道怎么吃这些东西,润娘也捡了两大盘子,一盘子全是一些蔬菜和豆腐,还有绵软的红烧肉,另一个盘子里全是肉食,临走的时候还狠狠地加了一大块肉排,这才给秦琼端了过去,把蔬菜豆腐给了老秦,把排骨肉排给了小秦,云烨两手空空的干笑,决心回去后整顿门风。

    云烨,房玄龄,杜如晦,魏征四个人并排拿着盘子挑拣自己喜欢的食物,一边挑一边聊天。

    “房相,你脾胃虚弱,克化不来肉食,多吃点豆腐,蔬菜为好。

    杜相,听闻你肺疾每到冬春就发作的厉害,不如告一段时间的假,住在玉山让孙先生好好给您瞧瞧,冬天的病啊,夏天治是最好的时节,不可错过。

    魏相,别皱眉头,云家的家财来路清楚明白,酒宴丰盛一些也无不可,李公大寿之期,稍微有些奢华,也是酬李公多年辛苦,本来应该含饴弄孙的年纪,被晚辈硬生生的强留下来整日操劳。说起来是晚辈对不起李公啊。”

    “云侯何来此言,老夫不是仇富之辈,只是哀叹,云侯今日筵席别开生面,让人耳目一新,只恐世间多的是东施效颦之辈,学不来云侯的陶朱本事,只学会云侯的豪奢只能,这不是天下百姓的福分,如今长安成奢华之风渐长,需要把这股风气打压下去,勤俭持家才是做人的根本。”

    魏征就是这样,所有的事都从最恶劣的一面去想,从不考虑它积极地一面,以为奢华就一定是错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