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二十五节寿比南山不老松

    穿着褐色寿字外袍,戴着高冠,坐在太师椅上的李纲威风八面,书院里论年纪以他为长,论资历也是当之无愧的老大,所以今日既然没有外人,老家伙就坐在椅子上懒得动弹,看着满院子的学生忙里忙外得意非凡,这年头活得够久,就是资历。

    书院里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就是尽量不用仆役,很多老师家里最多只有一两个忠仆,负责庭院的洒扫,挑水,等粗活,院子里种的很少有花卉,都是一些蔬菜,或者粮食,是主人家自己亲自侍弄的,土豆这两年已经有了蔓延的趋势,先生们到云家讨一两个土豆种在花园里,已经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去年秋天皇家栽种的土豆,亩产达到惊人的五千斤,算是真正的把祥瑞的名头安到了实处,朝堂上对于云烨的一些传言也立刻烟消云散,都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不管云烨是不是一个恶棍,有了土豆的成功,这一条就足以让云家安享百年富贵,从皇宫到民间对于云家的爵位都没有丝毫的议论,认为是该得的,甚至有皇家过于苛刻的言论传了出来。

    云烨现在逢人就笑,表现出一副有爵万事足的姿态,毕竟赞扬和捧杀还是有区别的,李二说了十年之内不会考虑云家的爵位问题,这是长孙在背后串掇的结果,云烨非常的感激,人得有知足的心态,心太大,或者太骄狂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一个侯爵配云烨十八岁的年纪非常好,早早的就把官位做到顶,你让皇家还怎么封你,只能混吃等死了。

    程处亮的胳膊擦过花坛里的玉米叶子一下,李纲的脸就抽搐一下,随即就换成了人畜无害的慈祥嘴脸,当秦霜把一杯凉茶水随手倒进花坛的时候,老李就变得须发虬张。揪住秦霜训斥了足足一刻钟。还让他守在玉米旁边好好看着,谁要是再敢动一下玉米,就立刻埋到地里给玉米当肥料。

    去年在云家就看到了玉米,很好奇啊,没见过这种粮食,云家老***屋檐底下挂着一串玉米棒子,金黄金黄的,还用纱罩罩起来,谁都不许动。谁动打折谁的腿,就连最调皮的小丫都不敢。

    死缠硬磨的要来了十粒玉米,开春后就种在花坛里,浇水施肥都是自己亲自动手,云家的种子也争气,十颗玉米苗破土而出,老李特意为了这十颗玉米把花坛给加高了,除了老妻可以在他不在的时候浇浇水。谁动谁死。侄子因为多事,已经被踹了还几回了。

    “老李啊,不就是几颗庄稼么,孩子无意中碰了,说几句也就是了,用得着在这大喜的日子动肝火?”秦琼见自己的小儿子站在大太阳底下可怜,就上来求情。

    “你懂个屁啊”,老李现在横得很。一个学生家长什么时候也能和自己打哈哈了“家里的古董字画,瓷器,玉器,要是被孩子弄坏了,老夫一定会喜笑颜开,就当是岁岁平安了,谁去和孩子置气。可是这几颗庄稼就不一样了,这是新庄稼,听说将来产量会有十担,多育一颗,将来就会多一点种子,庄户们就能早一点吃几顿饱饭,你说我发脾气不对?”

    秦琼的眼睛都要竖起来了:“老李,此话当真?”他进一步求证。

    “这就是祥瑞啊,老夫一生最痛恨的就是什么狗屁的祥瑞之说,但是土豆和玉米这两样东西,说是祥瑞,老夫举双手双脚赞成,等到玉米成熟,老夫估量过产量以后,就会亲自上祥瑞表,这样的好东西,不在天下推广,那就是朝廷的不是。”

    秦琼来到花坛前仔细看了看玉米,轻轻触碰一下玉米宽大的叶子,反手就抽在秦霜的头上:“仔细看着,谁都不许动这几棵庄稼,满院子的人命加起来都没他值钱。”

    秦霜听老爹这么说,立马就站的笔直,房遗爱刚跑过来,离玉米还有一丈远,就被秦霜一脚踹到一边,看的李纲大为满意,放下心来和一众老友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眼看就要午时了,凉棚下面的酒宴已经摆好,就等客人入席了,从云家借来的仆役手脚麻利,把席子铺在厚毡上面,免得客人大热天坐久了不舒服。

    房玄龄来了,杜如晦来了,魏征带着一坛子自酿的美酒也来了,唐俭与李大亮结伴而来,一辆轻车俩人自己赶车,一路观景,一路逍遥,就是礼物差点,一篮子面粉做的寿桃,还有一篮子核桃酥,就是他们全部的心意。

    “李师居此神仙地,卧有高楼,起有名山,闲暇时育一二子,实在是让老夫羡慕。”杜如晦与李纲私交很好,只是近年来身体很差,已经有了田园之念。

    “克明,你年纪轻轻,说什么丧气话,老夫没记错的话,你只有四十一岁吧,正当壮年,官居兵部尚书,正是大有为之时,怎么有了退隐的心思,身体不好就来书院住上几个月,让老孙,云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