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三节残破的朔方(求月票)

    程处默下了马缓缓步行,跨过一片低矮的灌木,眼前的世界似乎一下子就开阔起来,碧蓝的天空延伸到大地的尽头,半人高的茅草把崎岖不平的大地遮盖的严严实实,这里没有鸟鸣,也没有走兽,整个山坡下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就连最喜欢啄食腐肉的乌鸦也远远的躲开这片死亡之地。

    拨开乱草,一具早已失去生命的年轻身体仰面躺在草丛里,一直狼牙箭穿透了他的咽喉,把他的生命永远的定格在这最美的年华。箭簇上的狼牙也崩缺了一块,似乎在嘲笑程处默的无能。

    再往前走,地上的茅草被践踏得七零八落,相对的尸体也就更多了,全是赤身**的唐军,那些天杀得突厥人,不但杀死了他们,还剥走了他们的衣衫。

    没有生还者,一共十二人,这是一伙的人数。

    程处默从早上就开始找这一伙失踪的军人,直到下午才找到他们,可惜已经全部罹难。

    都是他的生死兄弟,他的部下,昨晚出巡前还在和他说笑,说是回到长安后,请他们去云庄吃天下最美味的食物,喝最香醇的美酒,然后去燕来楼找最美丽的歌姬。

    每一具尸体都睁大了眼睛,定定的看着蓝天,他们也许想要记住这人世间最后的美景。

    战争使得一个人很快成熟,就如同程处默,他没有显露出暴躁,也没有特殊的悲哀,只是把兄弟们的眼睛一一合上,然后和其他的人一起,用工兵铲挖了个大坑,把他们埋葬在一起,没有竖碑,也不用竖碑,死在这里将不会有人前来祭奠。

    远处有乌鸦飞起,隐隐有马蹄声传来,这是突厥人带着他们的孩子前来观看他们的光辉战绩,他们就是这样一代代的教,一代代的传承。

    程处默嘴角上翘,终于可以发泄一些胸中的苦闷。

    一百二丰一骑悄然的隐没在小山坡上。

    一股突厥人大声喊着,招呼后面骑马的孩子们快快跟上,他们身上穿着唐军的制式皮甲,手握着雪亮的横刀,不停地向伙伴炫耀,自己是如何的勇敢,唐军是如何的不堪一击,脸上的污垢这时候成了最狰狞的面具。

    当他门下了马,没有看到尸体,只看到一座新坟时,为首的突厥人忽然大喊一声,所有的突厥人都奔向战马,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片危险的区域,刚才得意忘形之下忘记了祖训,不要轻易离开你的战马……,晚了,程处默放下面具,宛如地狱里的恶魔,没有用弓箭,他想用手里的横刀为战死的伙伴复仇,突厥人的狼牙箭无法穿透他的铠甲,甚至连印迹都留不下,他的横刀轻易的斩断了突厥人手里的弯刀,顺便切下来一大块肩膀上的肌肉,他还是不满足,在越过这个突厥人的时候平举横刀,依靠马速斩下了突厥人的头颅。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一百二十一战士只是一轮冲锋,就打垮了对面的几十个突厥人,剩下的一个老突厥人对程处默跪下哀求,希望他可以放过他身后的几十个孩子。

    程处默甚至于连犹豫都没有,一刀砍下了老突厥人的头颅,血窜上了半空,而剩下的突厥人包括孩子居然一起举着手里的弯刀杀了过来,肮脏的小脸因恐惧而狰狞,可惜,他们脆弱的身躯还挡不住锋利的横刀。

    满地的尸体,老的少的,粗壮的,纤细的,全部被程处默他们摆成了一个祭坛,用来告慰那些死去的战友。

    队伍不再有来时的苦门,每个人都在欢笑,战争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是看死的值与不值,程处默相信,袭击大唐游骑的那个部落完了,精壮和孩子都死了七七八八,等待他们的只会是被其他部落吞并。

    颉利的汗位并不稳固,他带领着强大的骑兵不但骚扰大唐,也骚扰邻居,甚至骚扰弱小的部下,这些年,李二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对颌利部属的拉拢分化,被顾利打压的突利就是其中的一个,现在颌利忙着征讨不服管教的部下,他不认为去年还在渭水桥上向自己认输的李二,会有能力讨伐自己,突厥人一向强大,也会一直强大下去,唐人,只是地里的牧草,在想要收获的时候再去割一遍就好。

    “校尉,我们这次斩首一百四十四级,您看会不会再有一级功勋版下来?”马脖子上挂着一天串突厥人耳朵的梁三问自己的长官,关中汉子最在意的就是军功,这可是能光宗耀祖的。

    “还有脸要军功十二个兄弟战死了,咱们丢人丢大了,这些耳朵里还有许多小孩的,回去不被军法处置算是我们烧高香了,还敢要军功?”程处默脸色好看了一些,但还是阴沉沉的。

    “校尉,您是老国公家的嫡子,书记官还敢不给您面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