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四十八节勃发(求月票)

    云烨躲在后院看自己的那五棵玉米,每棵都长的高大粗壮,紫色的裸根强劲有力的抓着地面,两侧已经有玉米长出,他记得似乎每株玉米上结一个棒子比较好,但是又不确定,只好听之任之。

    他摇一摇玉米秆,头顶的花穗上就飘落许多的花粉,玉米是雌雄同株的植物,授粉很方便,虽然有些变态,云烨很喜欢,如果不计算近亲结婚的后果,人也应该这样,太方便了,找什么老婆,找什么丈夫啊,自己挺个大肚子生儿育女貌似也不错。

    娶老婆花钱,嫁闺女花钱,纯粹是花钱找罪受,上次见了李安澜,坠入情网,结果差点被喂了狗,现在还余怒未消。

    相比之下,黄鼠就让人羡慕了,白白胖胖的老婆,听说连提亲到入洞房就用了半天时间,人勤快能干,家里打折的干净,还很有商业头脑,在书院门口摆了个醪糟摊子,很有人缘,器具干净,齐齐的用水煮过,醪糟也好喝,酒香扑鼻。

    这时候就看出身份高贵的坏处了,看着尉迟大傻带着火柱兄妹,在摊子上一碗一碗的吞醪糟,李泰,李恪哥俩只能咽唾沫,刘献强烈拒绝了哥俩想要喝醪糟的愿望,要喝的话,让厨房里的厨子给做。

    “我不想吃剩饭,再也不想吃剩饭了,每回给我的包子都是咬过的,给我的稀粥都是喝过的,我是王爷不是吃剩饭的狗,下回谁要是再敢咬我的包子,我就咬他。”

    这下好了,有洁癖的李恪一下子火了,这些天。这孩子就没有好心情的时候,今天不让他喝醪糟彻底点燃了他的暴脾气。话说的不经过脑袋,没看见旁边李泰已经满脸黑线,他的包子也经常被人咬过,还有把包子掰开尝馅的。

    “三哥,打击面不要太广,虽然我也讨厌吃剩饭,你好歹说咱哥俩是吃剩饭的霸王龙我都没意见,别提狗好吗?”

    自从云烨让人把荣州边上挖了个底朝天,凑齐了一大车石骨头,昨天刚到。看到巨大的骨头。云烨说是龙骨,变异的龙骨,不是说吗,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这就是龙骨头,站在头骨的嘴里,李泰觉得皇家把龙做为象征实在是英明之举。

    看这嘴大的,一口吞一头牛没问题,从此,李泰就张嘴闭嘴霸王龙的,似乎他就是那头一口可以吞下一头牛的龙。

    随着骨头一起到的还有长孙的一封斥责令,说云烨是吃饱了撑的,蛊惑荣州官员靡费国帑。挖掘无用之物,既然喜欢骨头,就送给你了,顺便就把挖骨头的费用结清,两千贯!

    长孙在云烨面前从来没有彰显过传说中的贤后风范,而是怎么刻薄怎么来。针尖大的事都要上纲上线,扯到人品和道德的高度说事。

    不就是一个恐龙头骨吗?后世的政府把自贡的所有骨头都挖出来,盖个屋子存起来,还让人参观,门票收得可不少,皆大欢喜的事怎么到这里就说不通呢?

    都说了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了,您怎么还挑毛病?不就是霸王龙长得丑点么?它也有优点啊,你看那两颗牙齿,多大啊,都有一尺长了,普通的东西能长那么大的牙齿吗?只能是龙,也必须是龙,要不然啊荣州的官员就倒了大霉了,不能坑同伴不是?两千贯?小意思,本侯爷穷的就剩下钱了,铜钱堆了好几屋子,也不知是哪来的,反正总能看到老奶奶领着姑姑婶婶往里面堆钱,她老人家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坐钱堆上傻笑,钱不是用来堆的,是要花的,要不然就是烂铜一堆。

    败家子就云烨这样的,买个骨头就花了两千贯,然后在玉山漫山遍野的盖房子,别人用木头盖,云烨用石头盖,方圆百十里地的石匠都聚集在玉山了,叮叮当当的没完没了,游民一到蓝田,不用开口,马上就有官府的差役把壮丁领到玉山,再让他们盖个简单的草屋住下,把朝廷给的粮米一发就完事,自然有焦头烂额的管事前来招聘,男人,女人都要,就是十一二岁的孩子也可以拿锤子敲石头么。

    庄子上的农户眼都红了,没见过这么多来沾主家便宜的人,家里除了老人孩子需要养猪,养鸡。养鸭,把自家地用新犁狠狠地翻了一遍,放日头底下暴晒,就全部投入到盖房子的大业中去了。

    李恪很忙,非常忙,连喝水的时间都找不出来,所以就没时间发脾气了,云烨告诉他,盖房子这回事是他的期末考试,如何把费用降到最低,如何用最少的材料还必须保证盖的房子要好,如果两项有一项出了岔子,他就会得零蛋,云烨说他真的会铸一个铁做的零蛋挂他脖子上,然后游街。

    十二岁的早熟孩子,得到这个任命腿都软了,想到可怕的后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