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十三节马骨成

; “小王李泰见过杨师。”

    见杨受有些惊诧,李纲笑呵呵地说:“杨先生,这位乃是陛下的第四子,名泰,去年得封越王。”

    杨受赶紧起身大礼参见王爷,李泰把儒家的一套玩得溜熟,完全没有云烨的痛苦之色,胖墩墩的身子施起拱手礼居然几分儒雅的意思。

    他老子一向喜欢这个聪颖的四儿子,自小就请了博学鸿儒给他开蒙,他也不负众望,诸子百家都有所涉猎。李二一高兴就封了越王,并受封为扬州大都督,督常海润楚舒庐濠寿歙苏杭宣东睦南和等十六州,要知道,李恪不过才封了八州。

    “杨师远来,泰身处书院,无法给先生接风,请勿见怪。”

    “越王殿下抬爱了,杨受不远千里而来却在长安碰了个头破血流,实在是无颜蒙贵人垂青。”

    “听老师说,先生此次失败非学问不足,修养不够,而是处处以下驷对人家上驷焉有不败之理?知耻而后勇,再来过就是了,何须放在心上。”李泰的表现完全出乎了云烨预料,这家伙完全是有肉不在褶子上,自己平日里只看到他童真的一面,何曾见过他以越王殿下的身份面对别人,他娘的这话说的大气又豪气,回头想想自己实在是没这本事。

    “老夫年已花甲,这次出川,应该是此生最后一次,蜀中路险,老夫深恐亡于路上,尸骨不得安葬于祖地,只有匆匆来,匆匆回,只是可怜我蜀中这些俊才,有志不得伸,有才不得展,恐怕要与老夫一般与草木同朽了。”老杨受把话说的凄凉而婉转。

    不就是打算推销蜀中的人才吗,你找我啊!我书院正愁只有五位老师,无法拓展,这些水准以上的人才不要才是怪事。云烨努力的不让自己笑出来,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状。

    “先生这话可说错了,蜀中俊杰何愁没有建功立业的地方,我大唐恪物院新立,正是需要大量人才之时,恪物院院判云侯就在此处,何愁没有举荐者。”

    知道李泰的心思,他现在还没有爆发出对皇位极度渴望的念头,李二对他的宠爱还没有到达取太子而代之的地步,也不知两三年后,他有了夺嫡的心思,回想起自己拿十几位蜀中精华人物来换一顿烧烤,不知会不会拿头撞墙。

    李纲欣然鼓掌,大笑,对杨受说:“老夫添为玉山书院山长,年纪老迈,其他三位老友也日渐不堪重负,只要诸位贤才加入玉山书院,教上几年书,老夫保证,都会有一个好前程。”

    好人啊!云烨已经忘记了四个老先生坑自己的事了,这话由他老人家说出来就减免了太多的麻烦。云烨深深的希望这几位老先生能多坑自己几年,不用站在风头浪尖上是何等令人愉快的事。

    “京城米贵,诸位长居京师,还需云侯出力。”玉山先生早就把蜀中名士看作书院的一份子,早早的就开始为他的同乡争取福利了。”

    不待杨受开口,云烨抢着说:“教书育人,研究学问是各位先生的事,至于,到时出仕引荐,等其他杂事就交给本侯,定不让诸位失望,区区十几人,更不要说个个都是贤才,到时候恐怕会打破脑袋的来抢。我那些叔伯那位也不会对小子客气,到时,还请李师救命。”

    云烨话说的俏皮,引来哄堂大笑。

    蜀中诸人也各自放开情怀,川人的豪放而又不失细腻的性格展露无遗。

    满场中只有云烨在心中纵情高歌。

    “马骨成!!!!”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