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十三节马骨成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讲究一个名不正则言不顺,杨先生自觉蜀中文风大盛,当然要拉一票人去比较大的城市显摆一下,美其名曰“游学”。

    顺便让世人看看蜀中不愧被称为物华天宝之地,出的才俊更是个顶个的一流。

    也是,就是卖黄瓜的你也得让大家知道你的黄瓜是最好吃的,这才有人买,你蔫不楞登的一车堆在那里,又不吆喝,谁知道你在卖瓜?不知道的以为你在晒瓜干呢。

    杨先生的销售成绩不佳,在长安城被诸多超级巨无霸家族联手打压,你才说你一个弟子乃是不世出的经纶手,马上就有一位自称是崔家马夫的家伙跳出来与弟子辩经,这家伙明明手指间都被笔磨出茧子了,还愣是说自己是粗人,引经据典的一塌糊涂,一张嘴就把那几本经书说个通透,让蜀中弟子张口结舌。

    就杨先生判断这家伙没有养上三百年的马,是没有这些学识的。

    无奈啊,长安城里除了给杨先生祖上留了一些面子,剩下的弟子,不是败给马夫,就是输给管家,最可气的是还有一位自称是卢家门房的老家伙,满脸麻子,偏偏长了一张好嘴,从子曰到诗云滔滔不绝的讲了一个多时辰,都没有住嘴的意思。还不时有人上前请教,老家伙也来者不拒,当场就开了课堂,这根本就是没把蜀中才俊放在眼里啊!

    老杨先生苦笑一声,仰脖灌下一大口酒。

    云家的酒是这种喝法?一口下半斤?云烨很期待老先生的后续反应。

    玉山先生来不及阻拦,就听一连串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从老先生嘴里传出,玉山先生急忙拍打老杨的后背,这才活过来,没想到老先生活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好酒”!

    这太出乎云烨预料了,就这一句话,这位绝对是一位酒精沙场的老将。

    “卢子安欺人太甚!"半天没讲话的元章先生大喝一声。

    惊得整个饭厅一片寂静,他老先生平日里话少,为人刻板,但却是最好的老师,书院诸弟子对元章先生极为尊敬,他话不轻出,只要一出就绝对说在点上。

    李纲稍一思索就勃然大怒:“那麻皮老者定是卢寿,卢子安,一代宗师居然如此的不顾颜面,老夫羞与此人为伍!”

    “那就是说,那些马夫,管家之流恐怕不是名宿就是大儒。”离石先生还是一副淡淡的表情。

    杨受愕然良久,忽然大笑:“哈哈,我蜀中弟子输得不冤,延陵,你能和一代易学宗师在大庭广众之下辩驳半个时辰的《甘石星经》就无需伤感自惭,老夫以你为荣,好一个山东世家,好一个卢寿卢子安。”

    延陵是一个面貌儒雅的中年人,独自一人坐在那里自斟自饮。

    云烨的眼睛都亮了,天文学的高人啊,不弄回书院,岂不是暴殄天物?我云侯看上的东西会跑出我的手掌心?

    旁边陪坐的李泰悄悄捅一把云烨,

    “烨哥儿你可是看上了这个人?要不要我帮忙?”

    云烨头点的像啄食的鸡:“我不光看上一个人,是全都看上了,你要是帮我把他们弄回书院,我亲自下厨请你吃烧烤,条件随你提。”

    李泰矜持的点点头,端起酒杯,走到杨受面前,他杯子里只有葡萄酿,云烨不许他喝烈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