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砖

第八节清明

    书院放假了,就连四位夫子也离开了书院,因为清明节到了,祭祀祖宗这是家族最大的一件事,云家也不例外。

    老牛离开了,说以后大概不会回来了,这让云烨很是难过,没有老将军的坐镇,他担心书院会失去秩序。老牛神秘的说:"不会,他离开了,自然会有人来接替,是谁,暂时不告诉他。”

    书院的学生们如同脱缰的野马,换上各自的锦衣袍服,戴上自己的配饰。帽子上插花的也不少见,孟不同几乎把自己能挂上的都挂上了,叮叮当当的宛如杂货铺。嘴里还说亏大了,买回来不能显摆,搁箱子里,暴殄天物。这次睡觉也不拿下来。

    鲜衣怒马,轻车肥裘,长安少年风范在这时得到了彻底的展现。

    云烨刚说了句只可惜啊少了青春少女,否则

    话未说完,一群禽兽就嗷嗷叫着杀向长安。

    老奶奶准备得很充分,整头的猪,整只的羊,两尺长的肥大鲤鱼,脖子上系着绸带的鹅,脚被捆住在地上蹦跶的鸡,如山的点心,还有数不清的纸钱成箱子的纸元宝,成捆的香烛,再把孙子带上就齐活了。

    老奶奶在府里指东画西颇有大将军风范,家里的仆役被指使的团团转,姑姑婶婶也不放过,每人带着一个丫鬟忙忙碌碌的,侯府仪仗被擦的能照出人影,硕大的旗幡上有张牙舞爪的黑虎,代表着主人家出身将门。

    整个云府比较寒酸,只有两身官服,云烨一套,奶奶一套,一个从三品,一个三品诰命,只有这两大佬,没有众星捧月的感觉,这很是让老奶奶伤心,她比较羡慕裴家老夫人,只是一个二品诰命,旁边却簇拥着一大群三品。四品的诰命,当祖宗一样被守在中间,威风八面。

    老奶奶幽怨的瞟云烨一眼,自己给他说了好几个好人家的闺女,就没一个看上眼的。比如英公家的四丫头,王家的二小姐,就连长孙家的表小姐都看不上,难不成要娶公主?

    这不成,公主就不是好人家能娶的,不但要分开另过,还只能娶一个,和孙子分开我老婆子还活的个什么劲。万一公主不会生育,这不是把云家往火坑里推吗?

    前一阵子不停点的往皇宫里送吃食,现在不送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被老奶奶看的心里直发毛,知道她老人家的心思,就想早日抱上重孙子,老说身边孤单,就不明白了,有八个吱吱喳喳的小丫头,会孤单到哪去?

    “哎呦,我的老祖宗,您就别拿这种怪眼神看你孙子好不好,我后背都起鸡皮疙瘩了,想要重孙子您等着,过几年就怕你抱不过来,媳妇,咱一群一群的往家吆,您就等着左手胖小子,右手胖丫头,前后左右围满小人儿,有的您烦的时候。"

    云烨这话惹得姑姑婶婶笑个不停,老奶奶不好意思的在云烨头上抽一巴掌:“臭小子,那是媳妇,不是鹅,还一群群的往家吆,真要有一群小人儿围着奶奶,我就是累死,也心甘。”

    封地离祖祠只有三十里地,一个时辰就到了。

    远远就看见两颗柏树,那是两棵被后世称为老爷柏的树,现在只有小丫头的一抱粗,片状的叶片层层叠叠,宛如两把大伞撑在祠堂门前。

    奶奶早在去年就给祠堂重新上了漆,朱红色的廊柱,朱红色的大门,再加上一个朱红色的老汉,这老汉红衣红裤,头上是一条红色的裹巾,如果长得胖一些就和阿福没却别。

    远远跑过来,趴地上给老奶奶行礼。见云烨有些诧异,老奶奶说

    “他是以前家里的老人,心思不够用,云家败了后无处可去,奶奶就让他住在祠堂里,一来好照顾祠堂,再一来也给他一个安身的地方。结果,他一住就是十六年,这些年多亏了他,要不然祠堂早就废弃了,你也没有机会来拜祖宗。”

    老奶奶有些伤感,喝止了要往云烨身上爬的小丫,今天是大日子,她不许小丫头放肆,怕被祖宗看见不好。小丫瘪个嘴又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