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全能闲人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一线生机?】二三合更

    唐伯光还在殷勤让饭,热情的让唐子清都连连侧目。自家老爹是什么性子,没人比他更加清楚了,那是是了名的冷漠孤傲,如今怎么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南水宫这个隐世家族,果然不简单啊。”

    显然,唐家那些出世的子侄可不仅仅是进入仕途这么简单;能勾搭上南水宫的,能是普通人物麽?不过周易也没点破,只是笑着夸奖这面粉不错,这个馒头好白好大,香得紧,宾主一时尽欢。

    “秋月,把那东西拿来。”

    唐伯光招招手,大儿媳秋月捧了个水桶粗细的竹篓走来,其中发出‘嗡嗡’的蜜蜂叫声,周易搭眼一看,只见其中玉光闪动,却是许多玉蜂在飞舞,其中还有一个晶黄色的蜂巢,隐隐可见玉蜂钻进钻出。

    “听说周小友新婚不久,这一巢玉蜂连同一只新蜂后,就一并送给小友,当是我唐家的贺礼如何?小友切莫推辞,枫谷玉蜂是古时传下的异种,所产玉蜂浆更是大补之物,尤其对女子好处最大,今后尊夫人每天喝一杯玉蜂浆,定会永葆青春、容颜不老。”

    唐伯光也不白给,居然也会走‘夫人路线’。

    “呵呵,这倒是个让人心动的礼物。不过君子无功不受禄,让我平白收取好处,这怎么好意思呢?”

    周易笑着摇头像这种隐世大族最可怕,千万别拿他们当真正的乡野贤人,一个能从南水宫捣腾出‘卷起千堆雪’的大家族,忽然巴巴地送玉蜂给自己,这不是无事献殷勤麽?明味的面子?和尚似乎还没有这么大的脸吧?

    “听说周小友妙医天下,是当代神医。天下什么人都可以不交,神医却是一定要交往的”

    唐伯光脸一红:“小友也不是外人,老夫也就豁出这张脸不要了。想必小友也看得出,老夫因为修炼‘乾木罡气’,影响了后代香火传继,偏偏六个儿子中就有五个倾心修炼之道,只剩下这个老六最孝顺,懂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道理,可他娶了八个妻子。还是还是”

    “唐老先生就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知道。”

    周易咧了咧嘴,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心说这是你修炼乾木罡气造成的,在你那代‘种子’就出了问题。好在还不严重,这才有了六个儿子,可到了你儿子这代,那就不成了。乾木罡气一炼,你这就等于转了基因啊?而且还是破坏性的转基因,别说唐子清才娶了八个老婆,就是他娶八十个媳妇儿。恐怕也见不到响动啊?

    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遇到这种‘绝症’,周易也是束手无策,总不能哥们儿替你家‘播种’吧?就是这话不好出口。否则当场就得打起来。

    “这个病也不算病就是病状已成,自然规律都被改变了,难治啊”周易苦笑道:“不瞒您说,我也没办法。这玉蜂您还是收回去吧。”

    “哎,周小友此话差了。送出手的东西,如何还能收回来?莫非小友是看不起老朽、看不起唐家麽?”

    唐伯光连连摆手道:“老夫当年错炼乾木罡气,竟至我唐家香火难继,如今后悔也已迟了,只求小友能以医家仁心,为我儿慢慢设法就好,若是真的无法可想,那也是我唐家命该如此,怨不得旁人。”

    “是啊周老弟,老唐也没让你现在就拿出办法来,只求你多留些心,或许今天没有办法,过个半年一年、十年八年的就有了办法呢?老唐你也别着急,小六儿不是又要娶媳妇儿了麽,说不准这个就成呢,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玉蜂酒当真就没有了?”

    “也罢。”周易点点头:“那我就收下这玉蜂了,唐老先生,天色已近不早,我就先告辞了。”

    忙着呢,回去后要弄出些速成的蜜饯来,明天还得带柳絮飞去香江回门儿,结个婚容易麽?而且周易也没想在枫谷多呆,唐伯光神神秘秘的,明味也是有所保留,不定这俩怎么算计自己呢

    “也好,就让老夫亲自送小友出谷,顺便也好告知小友谷口的障眼阵法,下次小友就可随意往来了。”

    “呵呵,那我倒要见识一下、开开眼界了。”周易虽然没想过要在百泉谷弄个护谷障眼的阵法,却也很是好奇。

    “和尚,好眼力。”

    看着周易和柳絮渐渐走远,唐伯光忽然一笑:“也真是难为你大和尚了,居然真能替我们这些人找到了‘希望’,呵呵,看来华夏又要热闹喽”

    “阿弥陀佛,和尚今年一百三十岁了,若是还找不到‘希望’,以我的修为,也是大限将至。阿弥陀佛,生死不可怕,若在临行之前找不到那一线生机,和尚是死难瞑目啊。”

    “呵呵,修为不够就是不够,你个假和尚”

    唐伯光哈哈大笑:“陈英宁怎么样?可有了感应麽?”

    “他?功行还不够当世几个混元高手中,以他和苏定方的修为最浅,苏定方那个义子更是个彻头彻尾的军人,就算在周易的帮助下打通灵武关,更进了一步,也感悟不到那一线生机。”

    明味抬眼看了看唐伯光:“唐家要传继香火?也亏你能编得出来,你唐一手也使出了名的医术高明,若是真有办法治疗你那几个宝贝,难道还要假手旁人麽?啧啧你这招用玉蜂开路,讨人同情的手段倒是不错,要和周小友这个‘希望种子’攀上交情、布下因果,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过你也不想想,这样让他劳心费力,难免让他分心旁顾。到时这颗‘希望之种’不能开花结果,看和尚我饶不饶得了你!”

    “臭光头,你太也自私!不是老朽耗费许多精神力量,用逆天手段助你从‘红尘课’中醒来,你现在也不过还是那个藏锋敛锐、整天就知道吃猪头肉的武道高手而已,不说感激老夫,现在反来说我?”

    唐伯光嗤笑道:“放心吧,老夫为了延长生命,不惜收敛生机。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骷髅样子。这样的牺牲,可不比你当年物我两欲,沉入‘红尘课’,尘封记忆小了多少!我当然会看顾好这位周小友,想他所想、急他所急。只要你我没有看走眼,就算是为他做牛做马,那又算得了什么?”

    “总算你明白,不枉和尚我一梦整个甲子,弹指六十年!”明味微微晗首道:“自我佛涅槃而去,佛门再无人找到那一线生机,所谓六道轮回。不过是个没入口的假路由,极乐净土,又有哪个见到了?我和尚的功行,就靠这位小友来实现、证明了。谁要跟他过不去,就是我和尚的生死仇人,要发金钢怒,灭他满门!”

    “呸!就你这种心态。还想找到那一线生机?”唐伯光冷笑道:“我看你是个屠夫,不是和尚。”

    “屠夫怎样。和尚又如何?在那道门前、在一线生机之下,每个人都是一样。你这老家伙连个身份证都没有,因为要是有了,天下人都会为你这个快两百岁的老不死震动!别告诉我你这两百年都活到了狗身上去,居然看不清要入那个门槛儿,
Back to Top